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万界圣师 > 第373章 我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二合一)

万界圣师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万界圣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73章 我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二合一)

分享到:
关闭

没告诉景天储物戒指的用法,自然是李逍遥故意的了。

至于原因,谁让他那个不负责任的师父当初就没有告诉他怎么用储物戒指,害得他盲目的浪费了好多的血。

所以,按照师门规矩,师父送了礼物,至于用法,徒弟自行去摸索就可以了。

觉得委屈?别怨我啊,这事的始作俑者不是为师,要找找罪魁祸首去。

就在李逍遥光棍的离开,景天欲哭无泪的时候。

我们的始作俑者罪魁祸首牧风老师,已经成功的借道蜀山,通过天路抵达了天神界。

神界。

六界之中,最强大的一界。

神界由神界之主天帝掌控,天帝号令六界,是名义上的六界之主。

当然,除了神界之外,其他五界之中,并不会对这所谓的六界之主唯命是从。

甚至魔界还不止一次攻入神界,想要夺取神界的控制权。

当然,神界也好,魔界也罢,都跟牧风没有关系。

他对于什么六界之主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他来神界,只是因为他喜欢。

想来,他就来了。

悄无声息,没有惊动任何守卫,没有被任何人发觉,牧风已经踏入了神界之中。

神界神树旁,牧风白衣飘飘,负手而立。

看着这棵如同梦幻般的神树,眼中若有所思。

以前作为一个非典型宅男的时候,牧风自然也玩过仙三的游戏,也看过仙三的电视剧。

但对于这棵神树,其中的描写甚少,甚至都不知其作用。

唯一知道的他结出的神果,曾被夕瑶送往下界。

因思念化作女童,也就是后来的雪见。

由此可见,神果有造化功能,可以化作生灵。

那么,除此之外,神果还有别的什么作用,原著中似乎没有明确的提及。

如今,站在神树边,看着被法则笼罩的神树,牧风眼中竟闪过一丝惊喜。

本只是来神界转转,却没想到真的还有意外之喜。

这神树,并不想自己想的那样没用。

伸手摘下那刚刚成熟的神果,剥皮之后牧风慢慢的品尝。

这果子他从未吃过,吃起来酸甜可口灵气十足,味道竟是不弱于蟠桃灵根人参果树。

很快,一颗神果被牧风吃进了肚子里。

“果然,有信仰的力量!”

仔细感应着神果中那对他来说很是微弱的力量,牧风低声喃喃。

“意外收获啊!”

感慨着,右手一挥,盘踞神界几千亿年的神树拔根而起,被牧风收进了系统空间种到了人参果的旁边。

在牧风收走神树的同时,神殿之中,天帝猛然睁开双眼。

“大胆!”

一声呵斥传遍整个神界,声音中带着肃杀的冷意。

神树他并不在乎,但他不在乎,却不代表可以由得别人拔走。

那拔走的不是神树,是他的威严。

在他的地盘,被人抢走了神树,那是在打他的脸。

成为天帝千亿年,早已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

对于天帝来说,在这世间他早已站在了绝巅,早已经无欲无求。

如同洪荒中的圣人一般,天帝所在意的,只剩下自己的威严,自己面子。

所以,作为主宰六界的天帝,他不允许任何人冒犯他的威严,至少在神界之中不能有任何人违逆他。

也正是因此,号称三界第一人的飞蓬才会因为触犯天条而被剥夺法力贬下凡间。

天帝一声冷喝来的毫无预兆,整个神界无数生灵都忍不住一阵毛骨悚然,生怕自己招惹了天帝的不快。

因为天帝,有着剥夺仙人仙力贬为凡人的权利。

因为天帝一声呵斥,整天神界人人自危。

而作为被针对的对象,牧风却对这一声呵斥嗤之以鼻。

没有任何动作,那天帝作为六界主宰的威压在距离牧风周身三千米外自动消散于无形。

恐怖到令神界无数生灵为之颤栗的由天地业位带来的威压,对牧风起不到丝毫的震慑作用。

“大胆?”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牧风眼中带着一丝玩味。

“真正大胆的,你还没见过呢!”

无视了天帝的暴跳如雷,牧风的身形在原地变淡,直到消失无踪。

再次出现,牧风已经站在了一片花海之中。

周围姹紫嫣红,鲜花遍地。

红橙黄绿青蓝紫,世间拥有的一切色彩在这里都能找到。

花海之中,牧风截然而立,整个场面如同一幅绝美的画卷。

“很久很久以前,神树扎根神界。”

静立良久,对着遍地的花海,牧风开始讲起了故事。

“神树,由神女夕瑶掌管,千万年如一日。

神界六界至高,自天地成形以来不知几千亿年。

自有灵智开始,神女夕瑶负责看管神树。

千年,万年,千万年,亿万年。

神界高高在上,没有凡人间的喧嚣,也少了很多生气。

神界的仙神,千万年如一日的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不老,不死,无欲,无求,如同行尸走肉。

夕瑶,一个善良痴情,温柔美丽的女子。

水灵蕴秀,溯古凝冰。

千万年来,她以为自己与其他的神人一样,会一直过着这种日复一日不断重复,无休无止如同轮回一般的生活。

如此,千万年,亿万年,无穷岁月,直到神界毁灭。

直到,一次偶然,她遇到了一个男人,一个号称六界第一人,英勇无敌的男人——飞蓬。

他傲气凌云,沉默寡言。

一生所求,唯有能够与他匹敌的对手。

她为他的风采所折服,始终默默的看着他的身影。

直到魔界进攻神界,飞蓬奉命镇压动乱,遇到魔尊重楼。

飞蓬与重楼一战势均力敌,二人难分难解。

数次交战不分胜负,自此惺惺相惜多次约战。

每次战后,受伤的飞蓬都会来到神树旁,请夕瑶帮助治疗。

唯有这个时候,夕瑶才能与飞蓬说说话,正面看着他的容颜。

时光交替,夕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这种可以近距离接触飞蓬,活在他的生命中的感觉。

甚至想着,一直这样下去,未来即便重复着同样的轮回,也不会再显得枯燥。

直到,魔尊重楼相约飞蓬新仙界一战。

飞蓬因擅离神界被魔界趁机入侵而触犯天规,被剥夺法力打落凡间。

不能陪伴飞蓬落入凡间,夕瑶所能做的唯有思念。

神果再一次成熟,夕瑶以神果寄托思念,送入凡间,化作女婴。

同时送入凡间的,还有半块传说中的吊坠。

为此,同样触犯天规的夕瑶受罚,真灵寄存于一片花海之中!”

口中讲着故事,花海中的变化,被牧风尽收眼底。

神识锁定夕瑶所在的位置,感受着夕瑶传递出的思念与忧伤,牧风再次开口。

“你,不想再见他吗?”

目光看破虚妄,看着夕瑶真灵所在之处,牧风轻轻问道。

百花齐齐绽放,缤纷色彩绚烂。

光华流转间,遗世独立的白衣女仙显露出身形。

“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这神界,千万年如一日。

这天规,谁又能触犯?

与其受困天规只剩孤寂,不如在人间快乐轮回。

我能感受到做飞蓬神将的他,并不开心。

他是英雄,盖世英雄,不应该被天规束缚。

人间,或许才是他的归宿!”

白衣女子与人间界的雪见同样的容颜,只是那清冷的气质,却远飞雪见所能比。

一身白衣,更是衬托的其飘飘若仙。

说出这番话,夕瑶面上无悲无喜,似早已看透。

又像是,为了自己的飞蓬,她早已做好了一个人独守无尽孤寂的准备。

“哦?

若是我,天界枯燥,便打破这沉寂。

天规束缚,就改写这天规。

天地万事,皆顺我心意。

一切阻碍,只需一力打破!”

看着眼前的女子,牧风再次开口,却透露着不容置疑。

“我......唉!”

夕瑶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话刚出口,却化作了一声叹息。

“呵呵,你可愿拜我为师?”

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女子,牧风开口问道。

你可愿拜我为师。

作为圣师,收徒弟似乎很是平常。

但这句话,至今为止,牧风却直说过三次。

第一次,刚刚成为圣师,三星洞外,对着不断叩首的猴子,牧风曾问出这句:你可愿拜我为师?

第二次,齐国都城,九死还魂,救下小徒弟,抱着三岁少女,牧风声音温和的问过:你可愿拜我为师?

如今,第三次,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牧风再次问出了这句话:你可愿拜我为师?

你可愿拜我为师?

夕瑶并不明白这句话从牧风口中说出代表着什么。

她不知道诸天万界多少人为了能听到牧风这句话而翘首以盼,她不明白诸天万界多少人会为她得此机缘艳羡,她也不知道摆在她眼前的是一桩怎样的机缘。

他只是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他脸上温和的笑意,看着他眼中的真诚。

想着他刚刚讲的故事,想着他故事中对自己的了解。

下意识的,夕瑶轻轻点了点头。

“我,愿意。”

“好!”

牧风点头。

然后......

“大胆狂徒,擅闯天界,盗取神树,更是放出触犯天规的神女夕瑶,论罪当诛!”

二人身后,不知何时以出现了百万天兵。

领军之人,是一名金甲神将。

论实力,较之号称六界第一人的飞蓬神将也不差太多。

此刻,带领百万天兵,金甲神将并没有将这次的敌人放在眼中。

如此阵容,莫说是眼前这从未听说过的男人,就算是飞蓬神将重新归来,他也有信心将之拿下。

同时,看着站在牧风身边,与牧风不知交流多久的夕瑶,金甲神将更是怒不可遏。

这个青年不仅偷走了神树,更是敢来这里勾搭神女夕瑶。

神女夕瑶,在神界之中是公认的第一美女。

神界不允许神人之间产生所谓的爱情,但并不代表神人就不会喜欢上某个异性,当然,也不排除同性。

对面的金甲神将,就深深喜欢着神女夕瑶。

甚至,在飞蓬没有进入神界,神界还由他守卫的时候,他就喜欢着夕瑶。

那时的夕瑶,美丽,淡然,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为之迷醉的气质。

就是这种气质,深深的吸引着金甲神将,让他对夕瑶喜欢的不能自拔。

这一切,却都因为飞蓬的到来而改变了。

自从飞蓬到来之后,抢了他神界第一人的位置,更是让夕瑶暗暗倾心。

每次看着夕瑶面对飞蓬时的笑容,每次看着夕瑶那崇拜的目光,金甲神将都恨不得取而代之。

只是,他知道他做不到,尽管认为自己战力超群,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打不赢飞蓬。

为此,他一直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甚至为此因爱生恨。

他恨飞蓬抢了他喜欢的夕瑶,更恨夕瑶竟然喜欢上比自己后来的飞蓬,而对自己从来不会正眼看上一眼。

这一切,一直持续到了飞蓬与重楼相约新仙界一战。

前往新仙界应约之前,飞蓬曾找到金甲神将,告知对方自己与魔尊重楼新仙界一战,让他看守好神魔之井。

只是,心底早已被憎恨填满的金甲神将,怎么可能会甘心的一直被飞蓬压在下面。

为了能够翻身,他向魔界传递飞蓬不再神界消息。

更是在魔界进攻神界之时放水,牺牲大量的神界天兵,放魔界大军进入神界。

他的计划很成功,最终,飞蓬因触犯天条被愤怒的天地剥夺了神力打落凡间。

而奉旨捉拿飞蓬的,正是他金甲神将。

那是,他意气风发,不仅将飞蓬赶出了神界,更是重新夺回了自己神界第一神将的地位。

同时,还拆散了飞蓬与夕瑶。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即便自己拆散了飞蓬与夕瑶,即便飞蓬已经不在身边,自己在夕瑶心中的地位,竟然还是比不过飞蓬。

甚至于,夕瑶的眼中只有飞蓬,根本就看不见他金甲神将。

为此,他对夕瑶的恨意愈浓。

直到一日暗中偷窥夕瑶之时,被他发现了夕瑶将神果送入凡间之事。

因为心中的恨,他向天帝揭发夕瑶,最终夕瑶受罚,失去了身体,真灵被困在这片花海。

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将之毁掉!

这,就是金甲神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如今,夕瑶竟然被一个陌生人放了出来,而且眼中从来不会有自己的夕瑶竟然与这个陌生人相谈甚欢。

金甲神将只感觉自己心底的妒火愈发的炽热,恨不得将这片天地都焚灭。

因此,才有了先前金甲神将怒斥牧风的一幕。

只是,被妒火冲晕头脑的他,永远不会知道,他所面对的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徒弟啊,作为见面礼,为师就让你看看,什么是足以踏破一切阻碍的力量。

教教你,什么叫做要着天地都顺我心意!”

丝毫没有做作,平静而自信的话语在夕瑶,在金甲神将,在百万天兵的耳中响起。

下一刻,牧风右手轻轻抬起,对着正伸手指着自己怒骂的金甲神将轻轻一指。

“我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

悠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下一刻,在数百万双震惊的目光中,金甲神将的身体如同涨潮时的沙滩堡垒。

随着一阵微风吹过,化作了天地间的尘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万界圣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