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万界圣师 > 第147章 让他出来见我

万界圣师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万界圣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47章 让他出来见我

分享到:
关闭

咸阳城,王宫外。

看着自家脸上带着复杂,显得心事重重的小徒弟,牧风伸出手揉了揉少女的长发。

“去吧!有些事,总要去面对!”

他的声音很轻,却似乎带着某种魔力,如同一阵微风吹过少女不安的心,使得少女的心情瞬间好转了起来。

抬起头看了自家师父一眼,少女点点头,率先迈步,走向了那戒备森严的王宫正门。

十一年前,被母妃的贴身侍女连夜悄悄带离王宫,懵懂的她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甚至于,连母亲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任她如何唿唤都没有任何回应,她都不懂得那是怎么了,为什么平日里生怕她有一点不开心的母妃,会在她流泪的时候无动于衷。

那时,冰姨带自己离开皇宫后,不久就顽疾发作离开了世界,她只以为冰姨是真的生了什么病,只是长大后才发觉,哪里会有死于顽疾的大儒,那,分明是重伤伤及了根本,又无法得到救治,被生生耗死的啊!

十一年间,当初如同丧家之犬被带离这王城,如今再次归来,少女的一颗心,夹杂着百般的滋味。

尽管,如今,在她的请求下,她家师父哥哥用反本溯源的大神通回溯了当年的往事,让她知道了一切。

尽管,如今的她,已经有了一人对抗一国的能力。

尽管,她可以轻易的报仇雪恨。

但当到了这里时,她的面上,她的心里,又都满是犹豫。

因为,那亲手将她母亲置之死地的,是她的父亲啊!

“来人止步,大秦王宫,闲人退避!”

就在少女心绪难平的时候,她的脚,已经站在了秦国王宫的正门前。

这一声尽职尽责的呵斥,也将少女的思绪唤回了现实。

“呵呵!闲人,什么时候,回自己的家,也需要退避了!”

听到侍卫的话,少女没有动怒。

她低声轻笑,面上的表情似哭似笑,似哀似怨,似欢心,又似强颜欢笑。

身后,尽管经了许多事,活过了许多年,但面对如今的情况,牧风还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安慰。

早在救下少女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她真正的名字,同样以他的无双易术,面对那时的少女,只是心里一个念头,也知道了她不愿提及那个名字的原因。

说起来,少女的出身,和他另一个弟子,真的有些相似呢。

同样的无依无靠,同样的母亲早亡,同样的,生母死于生父之手。

只是,所不同的是,洪毅在武温侯府生活了八年,八年间,从未感受到一丝一毫来自洪玄机的关怀,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险。

甚至于当得知真相之后,洪玄机丝毫没有犹豫的选择出手抹杀当初对其构不成丝毫威胁的洪毅。

而面前的少女,虽然命运有些相似,但却在母亲被迫害的当晚,就被母亲的贴身侍女带着逃出了王城,虽然因此遭受了许多的磨难,但也免于了留在王宫遭到各种迫害。

生在帝王家,是没有亲情可言的,一个没有了母亲庇护的公主,想要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宫成长起来,真的比独自流浪街头乞讨为生更加的艰难。

更何况,这个公主的母亲,那是死于秦王之手,谁知道那位会不会哪天心生忌惮,就随便寻个理由要了她的性命?

因为少女的逃离,让她免于了很多的迫害,同样,她心里对那个人的恨,也没有达到势不两立的地步。

也正是因此,在对待这件事上,牧风没有如同当年对待洪玄机一样,挥手灭之。

他知道,即便自己带少女报了仇,对方也不会责怨自己,但他也清楚,如果真那样做了,少女的心里,绝对会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心魔。

“让秦易,出来见我!”

良久,少女笑够了,笑累了,再没有心力去可以维持那面上的笑容了。看着面前满是戒备的侍卫,少女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个要求,于君民来说,是大逆不道,为对君主的不忠。

于父女来说,是忤逆不孝,为对生父的不孝。

但,如今的她,说出这样一句话,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却似乎让人没有可以反驳的理由。

他给了她生命,也让她受尽了苦难。

他是她的生父,也与她有杀母之仇。

如今,脱胎换骨得到新生的她,再次归来,以她母亲独女的身份回来,要求那位杀害了她母亲的仇人出来见她,似乎,一切说起来都很合理。

只是,她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却触怒了对面的秦国侍卫。

看出了来人的不凡,他们好言相劝,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的得寸进尺。

让秦易出来见她?

秦易是谁?相信整个秦国没有人会不知道,那是秦国的王。

那样的人物,即便是面对其他各国的王前来,也断然没有出宫相迎的道理。

让他出来见面,又哪里是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能够提的要求?

你以为,你是人族半圣,还是圣人之尊?

侍卫怒了,见好言相对无用,侍卫抽出了手中的长刀,指着这名站在宫门前闹事的少女。

实际上,按照他们以往的性格,有人敢在王宫前闹事,早被他们一刀干净利落的解决了。

只是,面对眼前的少女,他们却不敢轻举妄动。

倒不是他们知道少女公主的身份,而是......

他们认出了少女身后那只长得如同一只精致的小猫咪一般,脖子上却挂着个水晶般的骨头饰品的小狗,以及......站在小狗身边,那只呈黑白二色,同样有三分猫样的怪熊。

距离上次第二只兔子引发的血案已经过了接近三年,当初的事情,真相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但这两只妖兽几息的时间屠杀楚国数万将士的事情,却早已被流传开来。

如今,面对着疑似那两个恐怖生物的家伙,他们又哪里敢真对眼前的少女动手呢?

看着面前,以手中长刀指着自己,整个身子兀自有些发抖的守卫,少女无奈发出一声叹息。

她的手伸向了腰间,在对面侍卫恐惧的目光中,掏出了一物。

那,竟然是一枚金色的令牌,上面,以隶属写着一个“离”字。

“拿着此物,交于秦易,就说,我在这里等他。”

将手中的令牌交到侍卫手上,少女后退三步,与对方拉开距离,静静的等在那里,微闭双目,不再多言。

身后,看着少女的行为,小白不屑的撇撇嘴,说了句“多此一举”。

同样,蠢熊猫太极也不解的摸了摸脑门,没弄明白自家小师父这次做事为什么会这么麻烦。

就这座王宫的守卫,他太极大爷一个人就能杀个七进七出,还用得着在这里等着通报,等人出来见面?

对于二兽的心思,少女没有去在意。

诚然,她完全可以无视这些守卫,一人杀入王宫。

这王宫的守卫,在她面前真的如同虚设。

只是,她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拿出了当初唯一带离皇城的物件,那枚代表她身份的金色令牌。

这,是她对秦易的一次试探,是给他的一次机会,也是给自己的一次机会。

当这枚令牌被送到秦易面前的时候,对方的抉择,将决定她的选择。

当看到少女递出的令牌之后,一名年龄较大的侍卫似乎想到了什么,接过令牌对其他侍卫交代了几句,转身走进了王宫宫门。

在少女内心复杂的思索之时,令牌,已经被送入王宫大殿,呈递到了秦易的面前。

正在思考着当年的荒唐事怔怔出神的秦易,骤然被人的通报声惊扰,微微皱起眉头,面现不悦。

只是,当她看到那枚被递到面前的金色令牌之时,所有的不悦在转瞬间荡然无存。

却而代之的,是久久的失神。

“离儿!是你......回来了吗?”

“回来好!回来好啊!”

“当年,是为父错了,是为父对不起你母妃,更加......对不起你啊!”

颤抖着接过金色令牌,秦易口中低声喃喃,眼角,不知何时已经挂上了泪痕。

“公主,在何方?还不把人请进来!”良久,稳住了心绪,看着下方低头不看看自己的文武百官,秦易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皱着眉对着那名侍卫呵斥道。

“这......”听到秦易的话,侍卫面上一阵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实情。

“说!”看出了侍卫的犹豫,秦易冷声喝道。

“是......回大王,公主......公主她正在王宫外......”侍卫脑门流出冷汗。

“门外?那还不快把公主请进来?难道让孤亲自去请?要你们何用!”听到这些守卫竟然把公主挡在了门外,秦易眉头皱的更紧了。

“大......大王,是......是公主说,让......让您......让您出去见他!”

说完这句话,侍卫感觉自己整个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沉默......

良久的沉默,在整个朝堂上蔓延。

听到侍卫的话,秦易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暗不喜,他的这位女儿,似乎有些不太懂规矩。

只是,想到这些年自己对她的愧疚,他心下已经暗暗原谅了对方的不懂规矩,毕竟从小流落在外,根本没有收到公主应有的教育。

而下方的文武群臣,看到情谊皱眉,更是大气儿都不敢喘,生怕惹得秦易不快。

“唉,罢了!”就在一名文官想要进言称这位公主太过大逆不道,敢让大王前去相见之时,却听秦易突然想起一阵叹息。

“却是孤对不起你们母子了,既然你让孤出去相见,那么,孤就依你一次吧!”

说完,也没等众人反应,秦易自王座上起身,依然飞出朝堂,向着宫门外飞去。

噗通!

两声坠地声想起,因为先前的话而耗尽了全身力气的侍卫,与那名之前想要斥责公主不是的文官,在秦易出去的下一瞬,齐齐的坐在了地上。(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万界圣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