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刺杀全世界 > 1028装傻充愣

刺杀全世界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刺杀全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028装傻充愣

分享到:
关闭

在这之后的四十分钟时间里面,金毛猎犬的成员取走了金姗姗身上的浴血病号服,接着又对她身体上沾染的血迹,皮肤上形成的多处伤痕以及指甲中残留的物质进行提取,总之是对金姗姗全身上下验了个遍。

等金姗姗她完成了清洗、换上干净的病号服,再次返回手术室门口时,那盏亮起的红灯却依然没有熄灭,所以焦急的金姗姗也就只能继续等下去。

不过当金姗姗坐下来的瞬间,身体某处传来的轻微不适感却在提醒她,这一切都是为取回U盘所付出的代价,既然都是她自己选择的路,那也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不过意外的把陈香鱼卷进来,这就让金姗姗非常的懊恼了。

整整四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那盏叫人看了都会感觉刺眼的红灯终于熄灭了,当金姗姗急忙冲到门口时,一名40多岁的男医生正好走出来。

“医生,我朋友怎么样?手术……”这一刻,金姗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医生一开口说出什么不好的消息来。

“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在重症监护室里面,24小时之内没什么变化,那应该就没事了,你朋友的身体素质不错,求生意志也很强。”等一脸疲态的医生说完,接着就自顾自的走开了。

“谢谢,谢谢医生。”激动的金姗姗连声道谢,可这时,手术室的大门却再次被推开,金姗姗她就看到昏迷中的陈香鱼被护士们推了出来,于是金姗姗就马上凑了过去,一边小声的呼唤陈香鱼的名字,一边小跑随病床朝前移动。

一转眼,当金姗姗跟着来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本能的也想要跟着病床一起进去时,第一个上来拦截她的人,居然不是医院的护士,而是一名金毛猎犬的成员,一个看着就很刻板的年轻人:“金警官,陈警官从此刻起,接受我们的24小时保护,在没有钱科长的许可之前,任何人都不能与陈警官接触,你也不例外。”

“你说什么?”金姗姗难以置信的问道,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金警官,陈警官从……”面无表情的金毛猎犬成员,他居然真的又开始重复刚才的话了,弄得金姗姗是异常的气愤。

“我是说,你们有什么权力这么做,里面躺着那个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为了救我才身负重伤,我为什么不能去看她?”

“金警官请你理解,陈警官也是我们重要的证人,这次的案件尚未结束,不能排除有人会继续伤害她的可能性,所以钱科长才会有这样的安排,让我们对她进行保护性监禁。”

“可……可你们尽管保护你们的,我去看看香鱼怎么了?你们难道怕我会伤害她?”

“金警官,我们只是在杜绝一切可能罢了!”

“……好!我不跟你废话,我直接去找钱森。”说完这句,金姗姗她就转身朝刚刚两人见面的办公室走去,可谁知钱森却和一直形影不离的记录员助手,从走廊另一端转了出来,静静的看着金姗姗远去的背影。

“头。你这又是为了什么呀?是不是有些保护过度了?”记录员疑惑的问。

“陈香鱼能挺过手术,那存活的几率就超过了80%,这就等于说咱们的目击证人,从一个增加到了两个……”阴沉的钱森淡淡的回答。

“哦,我明白了,头你这是防止她们俩串供。”

“当然也是为了保护陈香鱼的安全,顺便试探金姗姗会不会做出什么鲁莽、可疑、错误的举动来。”一口气说完,犹如老狐狸一般的钱森他就悄悄的离开了走廊……

大约10个小时之后,陈香鱼她在麻药失效后,短暂的苏醒了一下,不过很快又陷入了沉睡,接着在手术结束20个小时之后,穿着无菌服的钱森就迫不及待的站到了陈香鱼的面前,打算进行第一次询问。

可谁知面对医生检查还算有点精神的陈香鱼,当她见到钱森这张陌生的脸时,立刻就一翻白眼,再次虚脱的昏睡了过去,弄得钱森和助手是非常的沮丧,兴致勃勃的赶来却只能败兴而去。

接下来,年轻气盛的助手甚至一度还想要唤醒陈香鱼问话,不过却被钱森给制止了,更为沉稳的钱森他选择耐心的等待,反正在他完成询问之前,金姗姗是绝对不可能走进重症监护室的。

就这样,时间很快又过了两天,当陈香鱼她离开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的病房后,无论她再怎么拖延,跟金毛猎犬方面正式交代事情经过的日子还是来临了,所以一大早,陈香鱼还没有输完营养液,钱森和助手就再次赶到了病房。

前面三天时间都等了,钱森现在更不会急于一时,于是他耐性十足的等医生先完成了例行检查,跟着还趁医生路过身边的时候,小声的问了一句:“她今天的情况怎么样?”

“伤口恢复的不错,精神也很好。”查房的医生随即回答。

“那就好,麻烦医生了。”

“别这么说,都是应该的。”

等查房医生带着护士离开病房,钱森这才慢悠悠的走到陈香鱼的病床前,一边亮出自己的证件、一边开门见山的说道:“陈警官你好,我是陈燕宏的同事,叫做钱森,这是我的助手立明,关于你和金警官在陈燕宏家中遇袭的事情,局里面交给我来负责调查,所以我们有些问题需要跟你核实一下。”

“你们好,可是我不太明白你们要问什么?”但接下来陈香鱼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反问起来。

“简单来说,就是你们在陈燕宏家遇到那个男人的具体经过。”连续跑了好几趟,早有点不耐烦的助手立明说道。

“我……什么时候去过宏姐的家呀?我怎么不记得了?”然而钱森他们俩万万没想到,助手立明解释之后,居然换来了陈香鱼这样一搭答复。

“……”陈香鱼此言一出,不用说助手立明了,就连钱森他都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表情逐渐变得铁青了起来;

陈香鱼她居然当面就玩起了失忆?这招虽然老旧,但是用来堵人的嘴却是最好不过了!难道陈香鱼和金姗姗之间,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才会不惜代价的替她打掩护?

“陈警官,我们是在代表国安局,正式对你进行询问,请你严肃一些。”停滞片刻后,气不过的助手立明就阴森森的警告起来。

“我哪里不严肃啦,再说我哪敢呀!可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我……我最后的记忆就是,在医院的走廊上碰到了姗姗,往后大脑中就是一片空白。”一脸委屈的陈香鱼,她是可怜巴巴的说道。

“你……”助手立明刚想要发飙,但钱森却突然插嘴说道:“陈警官,你在好好的想一想,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嘛?关于你中枪的事,也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再次提出问题之后,钱森的双眼就死死的盯着陈香鱼的眼睛,仿佛想要看穿她的谎言和伪装一般,但这时陈香鱼也表现的很坦荡,双眼毫不躲闪的跟钱森对视了一下,接着眼神中就充满了疑惑的神情,看着好像是思考了一下,等待了几秒钟之后,脸上却忽然间露出了一副泄气的神态来:“不行,我还是想不起来。”

“……那我帮你回忆回忆,根据金警官的说法,你们两个是……”站在一旁干着急的立明正想要唤起陈香鱼的记忆,但钱森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接令他把后面的话是统统的咽回了肚子里。

“那好吧,今天咱们就先到这吧,陈警官你好好休息,有时间多回忆回忆,咱们过几天再试试看。”勉强说了两句客套话,然后板着一张脸的钱森就带着助手离开了病房。

等钱森他们关上门之后,陈香鱼脸上的疑惑表情是瞬间消失不见,只听她低声的嘀咕了一句:“姐拿来哄男友的技术可不是盖的,想要套我的话,再多想想办法吧!”

不过在小小的得意之后,紧接着陈香鱼的表情也变得内敛和凝重起来:“姗姗大姐呀,我虽然不知道你在玩什么危险的游戏,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另一边,在离开陈香鱼的房间之后,仍然很郁闷的立明马上就叫了起来:“头,这是不是那个创伤性失忆?可我怎么感觉这事这么蹊跷呀!”

“是不是创伤性失忆,咱们都确定不了,一会儿你去跟主刀的医生聊聊,不过我现在就可以确定一点,金姗姗和陈香鱼之间,一定是有意无意的隐瞒了些什么,也许这事还跟陈燕宏遭伏击一事有关。”钱森斩钉截铁的断言道。

“明白,我这就去找医生问问去。”说着立明就冲向了外科的办公室。

当金毛猎犬方面,开始以陈燕宏事件为契机,加大对教皇资料、以及金姗姗的暗中调查时,候锐他和大象、管狐却早已经分批返回了东京的乌鸦山。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刺杀全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