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刺杀全世界 > 1084崩溃的边缘(二)

刺杀全世界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刺杀全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084崩溃的边缘(二)

分享到:
关闭

说的是!既然几位领主能围着自己严词审问,那还会对小小的猫波客气吗?要知道猫波她可没有经受过反审问、反酷刑的相关训练,所以面对组织的专家、她应该是经受不住的,再说就算是猫波她愿意为野狗小队撒谎,可组织方面的人、饥饿分部的那些专家也会瞬间将其看穿。

想到这些,候锐的眼神终于变了变,而站在候锐面前的格蕾丝却瞬间把握住了这丝异常,直视候锐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冰冷了起来,随后坐在一旁的铁鱼他就再次说道:“呵呵呵,野狗,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紧紧抿着嘴唇的候锐却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坐在那继续保持沉默,结果现场的气氛也不知不觉变得凝重和紧张了起来,甚至连水池边那几个年轻的妈妈,她们都仿佛感觉到异样的往一旁躲去。

“虽然野狗你是小小帮的头,最近一段时间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负责打击周六会的势力,可是组织方面会怎么处置周六会的人员,你清楚嘛?”

“……”仍然在保持沉默的候锐,听到这里他的眼珠终于动了动,缓缓移向了铁鱼那边,似乎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告诉你吧,对于没有情报价值的周六会成员,我们会给予他们一种退休生活,简单来说就是在这个位置,进行一个小小的额叶切除手术,然后你就会忘记一切,忘记痛苦和记忆,忘记你身为一个人的身份,忘记如何出声、忘记一切的生活习惯,仅仅剩下进食的本能,仅仅作为一团肉的活下去。”

说着说着,铁鱼他居然还动手,直接在候锐的脑袋上点了点,亲自为他指出了大脑额叶所在的位置。

“……”而这时的候锐他就好像一座雕像一般,任凭铁鱼的手指在自己脑袋上指指点点,身体僵硬的没有意思动作。

“在五大洲范围内,我们一共拥有12家类似的精神病院,里面塞满了这种肉块,除了镜面的手下会偶尔取出几个来做点试验外,剩下绝大多数都会被遗忘掉,在地下室或是阁楼中慢慢的腐烂。”

“……”

“野狗我告诉你,我曾经亲眼看过其中一个,那位曾经在国际上很知名的女演员,无数时尚杂志的封面,看着她在泰国的一个小村子中就因为饥饿,结果趴在自己的脚上不停的啃咬,而这就是组织处置周六会成员的方式,你想不想看看?”

听着恶毒的事实从铁鱼的嘴巴中不停的说出来,候锐他忽然间惊醒到,自己不能再继续保持沉默了,要不然自己的精神迟早要被铁鱼给击垮,于是候锐他猛地就站了起来,弄得面前的格蕾丝瞬间就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候锐之间的距离。

狗急跳墙的人,各位领主都见得太多了,所以几人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在候锐蹦起来时,至少有三把狙击步枪就指向了他的身体,候锐如果再有任何的移动,特质的钢芯子弹就被给他穿上几个窟窿

可是等候锐他站起来之后,身体却没有进行什么其他的动作,没有攻击、更没有逃跑,只是缓慢的扭过头,看着面带冷笑的铁鱼说道:“大人,这些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木魔的手段我又不是没有见过,组织中的脏活儿多了,铁鱼大人你有必要向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一叙述吗?”

“……”大概是没想到候锐他还能表现的这般冷静,被几句话不软不硬顶回来的铁鱼,他一时间也沉默不语了,但是坐在候锐另一边的鬼火却慢条斯理的说道:“野狗,我十分的欣赏你,而你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不过你要明白,跟整个组织的大业比较起来,你、我,还有这里的其他人,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

说话间,候锐刚把头扭过去,然后他就看到鬼火突然把手上的手杖高举过了头顶,紧接着候锐他就看到了眼前非常恐怖和惊奇的一幕;

整个小公园中、从远到近,数十名男男女女,不管是家庭主妇还是路过的行人,他们竟然都忽然间止步、转身,然后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

而且最最夸张的是,就连在滑梯和秋千那边玩耍的小孩子也是一模一样,4男3女、七个不过6-7岁年纪的小屁孩居然也跟周围的人群一样,眼神中充满了麻木的感觉,冷冰冰的盯着候锐。

在这一瞬间,那种面对人群的、难以想象的巨大精神压力,候锐他几乎紧张的连呼吸都忘了,只会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全身的肌肉僵硬,就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心里久违的产生了恐惧的感觉。

此时此刻,鬼火他终于缓缓的垂下了手杖,于是周围那几十人就再次回复了常态,行走的行走、聊天的聊天,那七个小孩子也重新围着滑梯疯跑起来,并且还发出一连串欢快的笑声,弄得候锐他几乎是产生了错觉,认为不久前的那一幕,仅仅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我知道你腰上有一把手枪,那么野狗你现在想不想把它拔出来,然后对着我们、或者是对着自己开枪?”沉寂了一段时间,铁鱼那家伙讨厌的声音就再次响了起来,他就仿佛一个魔鬼,不放过任何一个刺激候锐神经的机会。

奋力的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自己双手十指的微微颤抖,候锐他是用仅存的理智说道:“我……为什么要开枪自杀?至于对诸位领主开枪,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可是组织的一员呀!怎么敢冒犯各位大人?”

看到候锐脸上勉强硬挤出来的诡异笑容,铁鱼心中却闪过了一丝丝挫败感,要知道心理施压这一招,时间越短、爆料越疯狂才效果越好,既然候锐他凭借强韧的神经,硬是挺过了最初的震惊、恐慌和混乱,那候锐的理智基本就不会被压垮了,换言之铁鱼他再怎么废话都是徒劳的。

“……野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那?你认为周六会这次的目标是什么?”见到铁鱼吃瘪,鬼火他就不得不挺身而出,再次开口问道。

“我不确定,但是我愿意去调查清楚,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给诸位大人一个满意的答案。”候锐他想了想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先开一张空头支票,敷衍敷衍再说,因为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来。

“那么你和三炮之间的关系那?你有什么解释?我真的是非常的好奇。”可惜鬼火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鬼火大人、各位领主……我想如果我破坏掉周六会的庞大计划,这应该就是最好的行动解释了吧。”

“呵呵,野狗,你不会这么天真吧,以为说几句话就能完完整整的从我们眼前离开?”

“鬼火大人,你已经怀疑、询问过我好几次了吧,你都不会厌烦的嘛?”

“说的不错,我已经厌烦了!”

被候锐当着其他领主讽刺了一句,鬼火的脸色就直接变了,当他动手缓缓的拔出手杖中的细剑,眼神中露出嗜血的杀意时,候锐也不禁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一时冲动就去挑衅鬼火,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既然拼命已经不可避免,那候锐他就只能争取多拉几个垫背的了。

待脑中闪过这丝决绝之后,就在候锐他左手手指一抖、准备要拔出腰间的手枪,先崩了鬼火这个总找自己麻烦的家伙再说时,谁知候锐身前的一个人影却猛然间一闪,一直在默默旁观的格蕾丝居然跨前两步,先拦在候锐和鬼火的中间,接着抬手就按住了鬼火持剑的手腕。

见情况有变,候锐他自然是暂停了拔枪的动作,视线不停的在鬼火和格蕾丝身上扫来扫去,同时还要分出一份心思,留意背后铁鱼的动向,尽管动手就是死路一条,但候锐他可不想被偷袭给干掉,因为那实在是太过憋屈了。

接下来,表情狐疑的鬼火也没有吭声,只是拿问询的眼神望着格蕾丝,估计是在等她先开口解释。

“先不要急,咱们几个赶到这里来,难道只是为了杀一个人吗?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好像还没有谁需要劳动咱们四个一起出面吧!而这个小小的野狗就更没有这个价值了。”然而一脸轻松表情的格蕾丝,一面解释却又一面毫不客气的踩了候锐一脚。

眼前几个人都明白,四大领主此次聚集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商讨周六会近期在美国的一系列行动,至于解决候锐的小问题,简直就连顺手都称不上。

被格蕾丝这么一说,鬼火他勉强才把已经拔出来两寸多长的细剑,重新插回了剑鞘,一言不发的坐回了水池池沿儿上,而他这个举动这也就表示将候锐的处置权,转交到了格蕾丝的手上,既然候锐的命运已经注定,那由谁来动手、又或者采取什么方式,这并不重要。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刺杀全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