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皇宋锦绣 > 第四百三十章 商人的特点

皇宋锦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章 商人的特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商人们说出第一个条件的时候,郭天的脸色已经变了,其他的条件,更是让这个问题雪上加霜,他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去,几乎要冷的滴水。

    商人当然知道郭天会这么想,他们之前,在讨论的时候,已经知道,只要是拒绝这一件事情,必然会得罪郭天,可是他们别无选择。

    购买商会自己的东西,可以通过运作,低买高出,逐步把这笔钱给运作回来,衡量长期效果之后,可以接受较低的价格的。

    可是帮助朝廷运送,那就不行,这些牲口是北宋的的,他们或许无法获得足够的收益,可也不能赔钱,这中间,除了一部分牛马吃用的花销之外,还有一部分,就是提供人员的必要报酬。

    这并不是没有成本,人需要或者,需要工作,更需要获得工作的报酬,这些都是比较合理,让他们贴钱出来,帮助朝廷,恐怕他的觉悟没有那么高。

    先不说,主导这一切的,只是一个郭天,就算是郭家的家主在这里,也是这个数,只不过,不会这么理直气壮,会选择一系列的方式,让他们报酬,合理一些,也会解释清楚一些。

    除了运输的成本之外的,数量也是必须要控制的,真的如同郭天所说,一下子把两千多万牛羊都给弄来的话,别说是他们这些商人,就算是曾经参与过渭州牛马大会的商人,全部都出动,也不可能一次性把2000万头牲口,从灵州运送到汴梁去,他们就更加不可能了。

    在讨论再三之后,最终确定下来,一次性只能够运送80万,超过的话,就算是有钱,也弄不回去的,一趟下来,最少需要2个月,这中间风险巨大。

    “你们就是这样回答我的么?”郭天几乎咬着后槽牙说道。

    郭天算是一个纨绔子弟,可是简单的计算还是会,灵州和议,在西北大概有2600万头牲口,一次性80万头的话,抛开已经消耗掉的,最少要30次才能够全部运回去。

    一次需要2个月,那不就是意味着,要5年的时间。

    5年的时间,还用这些家伙么,枢密院和朝廷,都能够渐渐的把东西运回去。

    要想打击韩琦,郭天的目的,是为了快速的,今早的,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弄回去,防止被韩琦借用,也弄清楚,这个韩琦,到底从中间有多大的缺口,

    一次80万,这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五年的时间,韩琦有太多的方法,把这个亏空和漏洞给补上,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可更让他气愤的,却是另外一个,一头牲口需要1.5贯运费,亏他们想的出来,这个简单的算术下来,哪怕是2000万头牲口,一个1.5贯,那就是3000万贯,这个钱,谁来出,谁能够出,不说是总量,就算是一次80万头的牲口,,一次就是120万贯,这笔钱,都很难的出来。

    郭天说的很不客气,可是商人们也不退一步,一点点的把成本给加上,人员极为庞大,他们吸取了之前的教训,要保证所有人都不出事的话,需要动用大量的人手,以100头牲口一个人比较合适。

    这中间,还要兼顾大的和小的,一次性运送80万头,最起码要8000人,当8000人用两个月的时间,仅仅是这些人的吃饭花费,都会超过5万贯,更别说路上,粮食,草料,还有一些必要的,用于休息的地方,这是一个庞大到可怕的投入。

    这中间,虽然留了一定的利润,却不多,就算是枢密院的官员,长期处理牛马的,不经历商业运作,也看不到这些漏洞,更别说,他们留下的利润不大,一头牲口大概在120-150文之间,不足一成的运费收益,也在合理的范围之中。

    如果,郭天真的有魄力,动用了这么多的资金,他们也可以当成一个生意来做,赚钱或许不多,却也跟保守派拉近了关系,这么大批的牛羊马,只要运送到汴梁,等待的,也就是要销售,他们也可以从中间把的缺少的给赚回来。

    可是,以他们对于郭天,甚至是保守派的了解,不可能拿出这样的魄力,更不可能拿出这笔钱的。

    果然,郭天在辨别不过他们的时候,最终,只能够搁置这个争议,放过了这件事情。

    耗费了巨大的心思,从众多的渠道,聚集了这么一批商人,最终,还是无功而返,这给郭天巨大的打击,好几天,都翻不过来。

    关于灵州调查的事情,已经传送到了的汴梁,想来保守派的大佬们,也应该有了对他们的处理结果。

    在这个节骨眼上,另外一个消息,更是让郭天气的牙痒,原来,这些商人们,从他们这里出来,在询问了郭天,没有别事情之后,一转身,就跑到了韩琦那里,跟韩琦又谈成了生意。

    郭家的招呼,他们不敢怠慢,马不停蹄的到来,或许无法带一些大宗的东西,却可以带着金票,或者是金银前来,商人么,任何事情,都要考虑成本,哪怕过来也是一样。

    灵州什么最多,牛马,药材,他们或许没办法带走更多的东西,一些出色的骏马,甚至是千里马,还是可以。

    虽然在灵州和议之中,获得了几百万匹的马,可是更高等次的,还是少数的。

    他们分别携带了价值5万左右金银和汇票,以800贯左右的价格,在这边,又购买了100匹马左右,都是千里良驹。

    这么大的一个动静,当然让郭天知道了,郭天除了生气,其他的,就什么都做不了。

    通过召集商人,他这才发现,对于这些商人,他能够做到的,还真的就不多,之前商人们毫不客气的跟他谈生意,并没有如同他料想的,把命令下达,就按照他的来做,就让他生气。

    可是再怎么的生气,他却发现,他们能够对付这些商人的地方不多,就算是动用郭家的力量,也需要一个长的时间,甚至如果他压迫这些商人的话,说不定会让这些商人投奔的韩琦,那样真的就不行了。

    面对着强势的韩琦,单凭郭家,还真的就做不了很多的东西,几乎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韩琦一飞冲天。

    商人们除了购买了骏马之外,给西北增加了一定的成交量,这些骏马,说白了,是从军马之中挑选出来。

    在战场上面缴获的,还有从灵州哪里收获的,还真的能够挑出来,不太适合继续做重骑兵的马,这些马明显比普通的骏马,高出了好几个档次,用来当普通马卖掉,那不太合适,可是重骑兵马,又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本身,韩琦是准备作为赏赐,奖励给立功的各级将军,可是这些商人的到来,却给了别的解决方法,卖掉他们,800贯的价格,他非常的满意,同时给的也不算多,100匹而已,这样的马差不多有2000匹,如果这个风声也放了出去,如果有人想要,也可以来买。

    除了直接购买千里马之外,他们还跟韩琦谈下了另外的生意,他们地处京兆府,是京兆府的地头蛇,未来,灵州发展起来的话,几乎必然的,会同京兆府加强联系的,一些商道和商路,会密布在这些商道上面,这会有很多的机会。

    哪怕不直接交易,还是会谈论一些商业上面的,比如说,付出一定的定金,商定未来一年的一些大宗的交易。比如说,草药,还有来自西夏方面的一些特产,还是可以继续的进行。

    同时,在他们的身后,缓缓而来的,还有一些的商品,主要是之前交易的时候,韩琦跟他们说过,虽然说,灵州的水利工程,需要的物资,大规模的减少,可是其他的东西,可以继续交易。

    这些东西,主要是一些日用品,这些当然被韩琦收下来,用于跟的辽国交易。

    在灵州这么一个边地,一个完全没有什么资源的战乱之地的,却在西夏灭亡之后,成为了辽国和西夏的纽带之一,这个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西夏灭亡之后,并入到了辽国,看起来辽国似乎是实力大增,可是主要的压力还是在河北方面,辽国几乎不可能派出大军,绕过数千里,跑到这边来攻击,先不说绕道需要多少的时间,就说攻占了西北之后,距离汴梁的距离,还是超过2000里,几乎比河北地区高出一倍。

    在冷兵器的环境下,哪怕辽国是骑兵,却也不能大范围的迂回和攻击。

    这种战术,实际上,是元蒙发明的,并且到了满清,被发扬光大的,轻骑兵加上骑射,在携带较少的物资的前提下,就可以大范围的转移,同时绕过一些重兵把守的地带,攻击侧翼。

    类似满清的几次入关,全部都是从蒙古这边绕过去,然后从山西入关。

    可是那绕道到山西,比现在,几乎近了一倍,绕道从西夏,就算是满清八旗,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更别说,现在辽军虽然骑兵众多,可是主力并不是轻骑兵,而是重骑兵。

    只有身披铠甲,强大的重骑兵,才是整个战场上面的主力兵种,而轻骑兵,只是一个侦查还有辅助作用的兵种,甚至没有单独的成军。

    这种情况之下,西夏归于辽国,甚至在一定的意义上面,对于北宋的压力,反倒是变小了,而且变小很多。

    北宋的西北压力减少了,辽国也是如此,如果说压力还是之前那么大的话,哪怕是丝绸这些玩意,价值不菲,也不可能拿着丝绸去兑换马匹,这些在辽国看来没用的时候,这才是这个交易的根本原因。

    在不考虑军事压力的前提下,把这个互市进行下去,似乎成为了辽宋两国的选择。

    只要把这个商业继续下去,单纯大草原上面的特产的,就算不算牛马,也是的一个源源不断的商路。

    更别说,现在有了大名铁匠作坊,北宋的铁器不但数量多,而且质量好,还有众多的日用品,这些在北宋都引发了购买的狂潮,在草原上,就更是如此。

    两方都有对方需要的东西,又没有太多的危险,那么交易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这些经过了之前的逐步试探之后,已经开始逐步的形成了交易的态势,这也需要国内的商人进行支持。

    韩琦的将来会怎么样,暂时不知道,但是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凭借着这个巨大的功劳,韩琦提拔的一系列的人员,未来很长的一个时间段之中,会占据灵州和西北的重要位置。

    一把手很难,可是下面的众多实权,还有底层的官员,是没有问题。

    都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在灵州和西北进行开发,白白的放弃那是根本不行的。

    门生故吏这种东西,在北宋这样一个对于这些相对控制的时代,也是没有禁绝的,一个首辅,单纯他在首辅这个位置上面,就有巨大的权势么,想象都不可能。

    范仲淹能够架空章得象,单纯他一个人的力量,那也是不可能的,也是在韩琦富弼,这样一大批年轻,充满干劲的年轻官员帮助下,才做到的。

    文官有文官走的道路,跟武将不同的是,这种裙带关系,是可以被朝廷认可,这不是朋党,而是一种相互之间利益纽带,韩琦对于灵州,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是有巨大的影响力,

    一个实力雄厚,发展良好的地方,还有商路和畜牧业,哪一个商人会放过的,别说把几千万牲口全部都带回去不合时宜,就算是他们能够有办法,可以把他们全部带回去,他们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一场有些闹剧,就这么的结束了,这些官员们,其实还是不甘心,可是他们正面也想过了,反面也想过了,一直都没有很好的办法想到,对于他们而言,有些东西,距离他们是在是有些太远了。

    这一次的西北之行,看起来是一趟立功之旅,可是实际上,他们之中很多人,仕途已经到了尽头,周和菊就是其中一个,他接下来,会主动的谋求下放,别说是升级了,就算是保持现在的级别都非常困难,可能就是南方偏远地区的州郡吧,几乎永远不可能在回归中枢。

    这中间,触动最大的,就是郭天这一类有背景的官员。

    看起来,这些有背景的官员,他们的出身,他们的地位,远比的这些商人高,可是他们并不是家族的首脑,或许商人们,对他们会客客气气的,而是让商人们耗费巨大的代价,来完成他们想法,这是不可能的,商人们也没有这个义务这样做。

    特别是见到韩琦,商议下来了明年的商业安排,一个个获得了可以预期巨大收益的时候,这些商人们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把郭天和郭家给卖了。

    为首的商人,专门把跟郭天交流,还有郭天的命令,郭天准备做的,一五一十的跟韩琦讲的清清楚楚。

    韩琦听了他们的内容,也是哭笑不得的。

    这些年轻的家伙,还真的是不甘心啊,看样子,锐气不小,可惜把力量用错了地方了。

    好在,事情平稳了,如果真的用大量的代价,甚至抱着损失一部分力量的前提下,把的这些牛马给弄回去,对于他啊而言,不能算是伤筋动骨,却也不好受。

    他的要实现的的大规模的吸引移民过来开垦的话,几乎必然的,要动用规模庞大的耕牛的,如果把灵州和议的所有的东西都交出去,中间经过更换,甚至把花在西北水利工程上面的钱,都给弄出来,也会有一定的缺口的。

    或许他可以通过的跟辽国急需交易,或者是的通过商人,进行贷款或者是什么资金运作的方法,也不是不能堵住这个缺口,可是这又什么用。

    韩琦要的是,农业和牧业两条腿,一旦这些牲口离开了灵州,灵州连一个基础都灭有,现在兴建的那些牧场,就彻底成为摆设了。

    或许,在灵州拥有了足够粮食,慢慢的交换,可以把这些牧场重新的开启来,那么开启来之后,跟他的韩琦又有什么关系的的。

    灵州和议的数目他当然不会动,可是有现在畜牧业发展的基础,他很清楚的知道,当三年之后,或者五年之后,逐步的交付了灵州和议的牛羊之后,灵州不但不会减少,反而会拥有更多的牛羊。

    这才是韩琦为灵州留下的一笔财富,5年的时间,五年的缓冲,利用这些牛羊的,繁衍出一个属于灵州的优势产业的,甚至跟曾经赵信所说的那样,进行深加工,当然,他不明白深加工是什么,但是,宗室一个赚钱的生意。

    在韩琦看来,这是对灵州和议最好的处理方法,整个北宋的土地之上,还真就没有多少土地,能够跟灵州想必美,广阔的土地,富饶的草场,还有一些基础,比如说木业,比如说一些其他的配套。

    打消他们的念头,这是最好的,既然他们都收敛了,没有继续下去,他也就不会乘胜追击,真的依靠这个把他们压倒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哪怕胜利了,总是要落一个以大欺小的名头。
皇宋锦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