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皇宋锦绣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误差和灯塔

皇宋锦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三十一章 误差和灯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重视,对于一些工程来说,就是催化剂,一些大型的工程,只要重视的话,就非常的快,比如说,一条就算是放在21世纪,也非常庞大的京杭大运河,在隋朝的时候是用10年左右的时间,基本贯通,这还是在动荡和资金不足之下的结果。

    听起来非常匪夷所思,可是在封建时代,当整个王朝的力量,向一起来集中的时候,非常可怕,这个就算是整个中国历史上面,也非常重要的运河,直接造福了唐朝和宋朝,可是却拖垮了隋朝,好大喜功的隋炀帝,最终失去了宝座。

    划时代的工程,几乎必然是投资巨大,在王朝重视,只是一个方面,没有足够的投资的时候,就只能够用人命来填充,在史书上,这些伟大的工程,几乎都跟皇帝无德牵扯上关系。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这一点一点都不假,有些失去皇位的皇帝,他们做的荒唐事情,有时候,在那些开国之君,甚至明君哪里,也会出现,胜者为王这一点,一点都没有错,在王朝的延续之中,这些错误被淡化,甚至是被洗白,而亡国之君,则在一系列的史书之中,故意或者人为的增加了很多。

    定海军现在绘制经纬图也是如此,也是动员的数量庞大人员,不过唯一的不同就是,不会欺压这些人,而是用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来推动这一点。

    现在的定海军,可不是一年多之前,草创的那个模样,当时的定海军,不过是只有几百户人口海上小岛,穷困到了极点,渔夫们依靠打渔为生,可是经过了赵信的到来和改变,已经形成了目前北宋最大的城市,再加上富庶的商业,能够动用的力量很多。

    天文学,就算是到了几百年之后,也是少数人能够研究的,地球是圆的,向一个方向前进,最终会回归重点,这个观点,实在是有些超乎想象,让这个时代的人明白这一点,那不是随便的说说,或者是教导就能够完成的。

    赵信当然不可能让这些人懂得天文测量,天文数据,他要的只是这个测量的结果,只要把这个测量的工具给做出来,用一种独特的工具,在特定的时间之中,对太阳光线进行测量,然后记录出角度而已。

    这个只是一个简单的工具的使用,只要多试几次的,然后记录下来,最为精确的结果,甚至可以把多个结果给记录下来,然后让赵信来挑选。

    这实际上,是使用工具,跟了解工具的不同,一把枪,哪怕是放在古人的手中,只要有人教导,他们哪怕不明白枪里面有什么秘密,也可以拿出来使用。

    这样一来,庞大的工作,就交给了赵信了的,这些数据,必须要送回来,然后赵信会通过一些公式,计算出这个公式之中的一般规律,然后应用到海图之上。

    赵信所知道的关于经纬度的东西,并不是很多的,好在记起来一些固定的经纬度坐标,虽然说这个时代,经度的坐标已经改变了,坐标的位置可以不一样,可是距离的差是一样。

    赵信派出了庞大的人员,把一些重要的港口,重要的城市,还有其他的一些要点都给测量了一遍,甚至,因为自驾游的关系,他也去过几个风景名胜,这些虽然无法作为第一手的数据,却可以进行参考。

    这个时代的度量衡,远远无法达到精确测量的实力,很多距离之类的,都是通过估算出来的,而不是用卫星的激光测距测量出来。两者参考起来,再加上角度的差别,最终,计算出经纬度之间的距离。

    实际上,赵信还知道一个数据,那就是经度线之间一度大概是111公里,而赤道上面几维度也是111公里,不过伴随着纬度线的上升,他的距离会逐步的缩短。

    这个实际上,是一个球体上面的函数,赵信本身在高中以下的知识,都相当扎实,这个或许是超纲一点的,却可以通过一些东西减小,这个有不是计算球面的全部数据,而只是一个边长问题的,有一个固定点,还有固定的边长,真的不行了,找一个球来测量,对于宋朝出色的手工者来说,用纯手工雕琢出来一个混元一体的球,也不是什么困难。

    在北宋这个时代,推导出一些球体的公式,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现有的数据都不算很全的情况下,就算是赵信,也废了不少的脑细胞的。

    赵信不会全部精确,对于后世的激光测距地图来说,对于某些东西的精确度,几乎精确到了厘米和毫米,那是在科技领先的前提下。

    可是真的需要那么精确的地图么,城市的地图来说,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大概就好了,不说是精确到厘米,或者是分米,就算是误差在十几二十米,就会让人找错方向么,人可以四处的看的。

    海图很重要,一个精确的海图,可以帮助大海上面航行的船只,快速的达到目的地,不至于迷失方向,这个误差,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小。

    大海上面航行,瞭望手,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岗位,在高高的桅杆上,会专门的设定一个瞭望的地方,甚至有些大船,会设定好几个。

    这个瞭望,是为了保证船的航行安全,也是为了更早的发现一些危险或者是岛屿。

    人的视力是有限,哪怕是在白天,按照地球是圆的标准,一个1.2米的高度的人,最多也就是两三公里,可是伴随着高度的增加,可以看到的范围,就会极具的增加的。

    在白天的时间,在大海上,没有遮挡的前提下,视野非常的远,一般眼力好的瞭望手,最少可以看到10公里之外大型物体,比如说,同等大小的船只,如果添加了望远镜的前提下,会看的更远。

    海船使用的高桅杆,不但增加了帆的面积的,只要力学平衡,重心放低,就不会因为桅杆过高而适航性不强,可是更高的桅杆,带来的却是更远的瞭望距离。

    一些出色的望远镜,甚至可以看到20,甚至30公里以外,这就大大的增加了海图的容错率。

    不说更远,单纯10公里,已经让误差可以的大到一定的程度,哪怕是手动的测量,以现在的度量衡,只要保持一定的准确度,都不可能误差超过10公里,就算是1里,已经是非常庞大的误差了。

    放在海上,那就更少了,因为没有什么遮挡,也没有什么绕路之类,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测量方法,是可以让误差减少到一定程度。

    目前,赵信使用的公式,未必是的经纬度,最合适的使用公式,对于球面上,两点之前距离和角度的测定,也不是很精确的,这个测量的误差,是可以控制的,只有在单独测定某一个长距离的时候,这个误差才会积累到无法承受。

    可是经纬度,最低的单位是度,甚至可以达到秒,也就是度的十分之一,不说秒,就算是一度之间误差,充其量也就是的三五公里的样子,只要做一些布置,就可以让海图使用起来,达到完美的结果。

    这个布置有很多,比如说,在港口设立灯塔,在白天,巨大的灯塔,就是一个巨大的参照物,到了晚上,灯塔的光明,会在黑夜里面,指引航船的道路,甚至一些独特的标记和灯光,还会告诉航船,这里到底是哪一个港口。

    这些本来是赵信忽视的东西,现在却因为海图而想起来,说白了,有时候,看起来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实际上,是成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时间之中,逐步累积出来的,古人不懂得科学,却懂得的,某一种东西,或者是某一个解决方案的正确与否,这些东西的实用性都非常的强。

    总之,航海来说,海图并不是全部,没有一个完善的港口,没有一个系统的布置,单纯一个海图,也无法方便快捷航行。

    港口的兴建,特别是灯塔,已经开始建设了,定海军的不同位置,就有4座最少40米高的灯塔的,这些灯塔不同于的棱堡,不用考虑防御度的问题,甚至不用建设的非常的庞大,但是有一点,是怎么高怎么来,怎么醒目怎么的来。

    跟棱堡,必须考虑到周围的环境,没有遮挡,没有隐身不一样,灯塔首要任务就是高,就是引人注目。

    丁海军目前选择的灯塔,主要是在海边,位置最高的地方,丁海军是岩石岛,所以在港口一侧的地方,还是有一些高一点小山,选择一个视野最好,距离港口最近的,一个170米左右高的山峰,建筑了一个净高70米高的灯塔。

    在棱堡最高也就是20多米的时候,70米有些太高了,可是在北宋,甚至更早的汉唐时期,在佛教传入到中国之后,塔已经出现了,最高木塔就有接近70米,纯粹砖石结构的塔,甚至有超过80米。

    原因很简单,塔的结构狭窄,最窄的塔,内部只是容纳一个人上下,在结构之中,狭窄的结构,强度最高,哪怕是用砖石铺设,哪怕没有水泥这样的粘合剂,也可以修建的相当的高。

    现在北宋有了水泥,有了钢筋,在兴建这样类似塔型的建筑物,70米只是一个不算太高的数字。

    没必要建设的太高了,又不是修建电视塔,独特形状的塔,在150米高的地方,已经相当引人注目了,用望远镜的话,可能在三四十公里之外,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没有必要修建的太高,太高的话,已经超过了光学望远镜的极限了。

    类似的布置,未来,在北宋各个港口,也会如此布置,这是必不可少的布置,可以让未来的远洋航行容错率更高。

    赵信身为定海军节度使,地位算是很高了,这几乎是跟各路的转运使,是一个地位的,可是他的身份,是对丁海军,没有对那些港口的管辖权,不过赵信又不是要控制他们,更不是为了的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为了方便航海而已。

    只要定海军出钱,兴建适合港口的一些辅助性的建筑,定海军给钱又不享受管辖权,这些还有人不愿意么?

    兴建需要时间,丁海军必须慢慢的让这个灯塔证明作用,暂时只能够在影响力足够大的地方实行,完善也需要时间,计划已经颁布下去了,钱也基本到位了的,不过要完成修建,没有个几年的时间,是没有办法的,

    暂时而言,对于港口还有海边的标志建筑,进行的完善,这样的话,即便没有灯塔,通过这些已经记录下来的标志性建筑物,也可以进行海图的绘制和航海。

    定海军的行动力,是非常的强大的,在开始测量经纬度之后,很快的,附近的一些坐标,就反馈回来了,比如说,海州,还有周边延伸的一些港口,还有跟定海军较为近的那些港口。

    哪怕这些坐标并不精确,赵信也会根据已经的出来的一些公式和数据,对周围进行测量,起码保证,出去海试的船只,不会迷失方向,可以方便更大范围航海测试。

    连云港这里的经纬度,维度需要重新测量,按照赵信前世所了解,肯定比北回归线更北,可是具体多远,就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了,感觉应该是在三四十度样子。

    如果不着急的话,可以慢慢来,赵信所记录的两个纬度线,分别是赤道的零度线,还有北回归线的23.5度线。

    然后通过相对的距离和位置,一步步的把固定的经纬线指标给测定出来,那时候得到的数据,就是较为精确。

    现在,只是一个大略的数据,在赵信的感觉之中,是30度到40度之间,在30到40之间,赵信选择了一个35。

    看起来,有些仓促,也有些误差较大,可是他目前不是为了远洋航行,也不是为了寻找新大陆的,只是为了测定一个坐标的原点的。

    六分仪的作用,不过是根据两点之前,太阳光线的角度不同,然后设定,甚至两个相对的点,哪怕把的这个点,经纬度都设定为零度,然后得到的相对坐标的,他们之间的距离测算,也不会出现多少问题的,只要经度和维度,每一个度之间的距离出来,就可以了。
皇宋锦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