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限武者道 > 第443章 师徒忽悠

无限武者道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43章 师徒忽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和尚是真的心疼徒弟,虽然平时任由贺如龙瞎折腾,还允许他远走黑龙道,争夺血矿。

    可不是代表,就任凭其疯狂作死。

    一听自己宝贝徒弟,要去干一件泼天大事,很有可能九死一生。一个没忍住就打算劝一劝,希望贺如龙能打消这个念头。

    先不谈龙象般若功的事情,经过这些年的相处,明心确实喜欢贺如龙这个能闹腾的主。

    用某些首座的话来说,便是简直适合年轻时的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都是杀性甚大,搞得各派苦不堪言。

    威名自然不必多说,血屠、血僧、万人敌。

    什么称号恐怖,就往贺如龙脑袋上扣。

    如果明心这还不喜欢,完全没天理。

    按照老和尚自己的想法,贺如龙一定是打算去找某个仇家报仇。并且这位仇家的实力和势力,很强大!

    否则不可能会说,是九死一生的劫难。

    倘若是这样,干脆自己就跟着去,出手灭了。

    若是什么强大的门派,大不了自己拉下脸来,求师兄派出一队戒律院潜修的老僧跟随。

    骤时,除非是类似黑龙道地界上,那几个唇亡齿寒的门派。

    或者是大晋一流势力,若不然没有人能抵挡自己和戒律院老僧的这一股小势力。

    到时贺如龙就可以把仇家捏在手心里,想怎么玩耍,就怎么玩耍,还没有生命危险。

    这样的话,以后就可以老老实实的呆在寺院里,潜心修炼。

    毕竟外面,还有一个始终盯着他,恨不得将其剥皮吃肉的白莲教呢!

    而且玄女道,说不得也会插上一脚。不介意借助邪丨教妖人的刀,干掉这个让他们吃了一个大门亏的小和尚。

    对于便宜师傅的关心,贺如龙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虽然一开始,明心只是抱着让他修炼龙象般若功,了却前人遗愿和自己的憾事,试一试的态度。

    但是现在师徒二人之间的感情,是没有才掺杂什么利益的。

    而是纯粹的从心出发,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况且明心就这么一个徒弟,当然王侯世家那位世子不算。

    那小子自打进了大佛寺,整日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估摸着心里想着,有朝一日待到他超越大佛寺内所有人,要早早的离开这个荒芜的抵御,返回家族。

    至于有没有打算,在离开之前狠狠收拾一番老和尚明心,和当年吓唬他的贺如龙,那就不得而知了。

    “师傅,不是徒儿我不听话。这件事情您真的插不上手,别说是您了。估计便是方丈师伯,轻易都不能砰。否则,人命关天。”贺如龙这番话说的无比认真,没了平日里的嘻哈。

    这一句乃是肺腑之言,原始之初的能耐,无法戳侧。

    可以肯定的是,绝对要比自己的便宜师傅强。

    而他亦是不可轻易泄密,万一原始之初降下怒火,欲要灭掉知情人怎么办?

    自己死了不要紧,还连累师傅和方丈师伯,那就不地道了。

    对待外人,可以苛刻,可以冷血。

    但自己人若是这样,那就唯有四个字可以形容,猪狗不如。

    说实话,明心怎么看自家徒弟,怎么觉得不现实。

    因为这小子在自己眼里,就是个没事找事的主。

    哪怕有一天他不搞出事来,那绝对是被某个妖邪附体。

    如今这话说得无比郑重,简直是颠覆了他的三观。

    可想而知,贺如龙在明心眼里,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罢了,明心。”只见老方丈突然摆手,制止了明心继续问下去的冲动。

    “唉!”自家师兄发话,他亦是只能应下。

    无他,不管怎么说,师兄先是方丈。后才是他的师兄!

    对于门派掌门人,自然要敬重,不得顶撞。

    “老话说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虽然悟道不是你的子嗣,和他毕竟是你的徒弟。我们这些老人,保驾护航一时倒是可以。但总不能一辈子都护着他们吧?

    该着河里死,不能井内亡。悟道想要干什么,就随他去吧。只要不是欺师灭祖,或是找死的行为。咱们不必拦着,又不是小孩,知道进退的。”

    贺如龙点头,还是方丈师伯开明。也免去了自己寻找理由,忽悠师傅的口舌。

    “来,给你血。”话音落下,方丈伸出食指。

    只见其只见突然裂开一道细小的口子,若不是贺如龙耳聪目明,绝对无法瞧见。

    “嗤!”

    一滴血液溅出,贺如龙瞬间瞪大了眼睛。

    无他,因为这滴鲜血,不是寻常人的红色,而是纯金颜色!

    方丈师伯究竟修炼到了何种地步?

    侥是血液,都变了模样?

    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明心。

    据说自己师傅的天赋,要比之方丈高上不少。

    师伯都修炼了如此层次,那么师父想必亦是不会若上多少吧?

    其实,要不是觉得自己通过一万功德金光,可以学到很多大佛寺隐秘武学,他是不会找方丈要血的。

    当然这件事情,成与不成,还是两说。

    这嗜血生存的能力,算是一个小bug。

    估计原始之初不会放过这个漏洞,但总归要试上一试。

    万一没有被补上呢?

    这样的话,自己相当于花一万功德金光,买了一个临时buff。顺带着buff结束,还能遗留就许多本武功秘籍。

    那样就赚大了!

    等会儿回道般若堂,在向便宜师傅要点鲜血。

    遮天当中,怎么的都能赚到一万功德金光。

    至于寻找大佛寺其它的强者索要鲜血,只能看看以后的情况了。

    因为万物皆有一个承受的限度,自己的缚魔袈裟虽然厉害,但依旧逃不出天地的限制。

    如果强者的血液太多,袈裟会承受不住,自动停止吸收。

    否则的话,贺如龙就不必苦思剧情。

    直截了当的上门挨个放血,然后硬氪功德金光,一路平推过去。

    心里面想这事,另一边的金色血液,已经点在了贺如龙披着的袈裟上。

    “锵!”

    一声金铁交鸣之音过后,万道金光乍现。

    从外面看,像是方丈的屋子里面,有什么宝物即将出世,璀璨夺目。

    这金光晃得贺如龙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过了片刻,金芒消退,一片寂静。

    像是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贺如龙缓缓睁开眼睛,却见自己的袈裟上,布满了【*】字的标志。

    红底金字,煞是好看。

    侧耳倾听,隐隐约约好似有禅音阵阵,让人平心静气。

    不是闪过一道彩光,映的贺如龙如同是在世佛陀。

    而自己袈裟之上,亦是传来信息。

    一滴鲜血,就将其承受限度给撑满了。

    想要继续吸收鲜血储存,那是痴心妄想。

    “还不谢谢你师伯,这可不是普通的鲜血,是你师伯的精血!”

    此处的精血,不是医学上的那种解释。

    凡是习武之人,精气旺盛。

    时间一长,便凝结出了精血。

    这种血液,可以称得上一句本源。

    为什么大晋王朝发生的诡异,总有那么两三个,不顾生死找武者的麻烦?

    究其根本,费尽心力的吸取一百个普通人,都抵不上半个武者来的痛快。

    所以纵然有魂飞魄散的危险,它们一样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但凡能成功,那都不了不得大补。

    而一般人武者,遗失精血,损失的便是修为和寿命!!

    可对于方丈这等看不出深浅的人来说,不过是修养一两日的工夫罢了。

    “无妨!”

    不待贺如龙道谢,方丈却是连连摆手。

    “我见悟道眉宇间黑气缭绕,身后更是血光万丈。可见他这一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有老衲着这一滴精血护身,多少也算安全一些。”

    黑气缭绕,血光万丈。

    贺如龙听得汗毛都炸起来了,方丈师伯的修为,不敢妄言。

    但可以肯定,绝对是大晋最为顶尖之一。

    连他都说自己如此,那么待到进入遮天,能好的了吗?

    “师伯,您别吓我!”

    “唉,这才哪到哪儿。更吓人的老衲还没有说出来呢!”

    “噗!”

    贺如龙感觉自己心口,让人捅了一刀。

    还能不能聊天了?哪有您这样说话的?

    不安慰贫僧也就罢了,使着劲的吓人。

    “当初给你的那件木鱼,还带在身上呢吗?”

    贺如龙点了点头,急忙拿了出来。

    这一举动,看的方丈直嘬牙花子。

    明心到是看的眉开眼笑,暗道自己徒弟是个机灵鬼。

    方丈师兄只是问一问,他倒好直接掏了出来。

    若是不做点什么,方丈的脸上确实有点不好看。

    明心虽然很尊敬他,但保不齐这个嘴巴没事就给秃噜出去。

    而大佛寺内这帮人的八卦心里,不得传的整个大晋都是?

    “当真是上辈子老衲欠你们师徒二人的,一个师傅年轻的时候,就爱惹事。现在收了徒弟,依旧是个闹腾的主。”方丈说着话,随手对着贺如龙手里的木鱼拍了一下。

    “啪!”

    “好了,拿回去吧。”

    贺如龙一脸大写的懵逼,刚才一滴鲜血还金光万道的呢。

    怎么到了木鱼这里,只有一个声响,剩下的什么都没有呢?

    不过想了想,方丈师伯怎么着都不能害自己,索性贺如龙就收了回去。

    “师伯,您老人家的藏宝库在呢?师侄我这就去挑上一两件宝贝!”

    闻言,方丈的眼皮跳了跳。

    不愧是明心教出的徒弟,逮住便宜就往死里占。

    看了看眼观鼻,鼻观心的师弟,方丈眨了眨眼睛。

    意思说我帮你徒弟那块木鱼充能,这去藏宝室挑东西就算了呗?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的收藏品品级大部分都不低。

    现在的贺如龙根本发挥不出威力,能完全使用的,亦是没有半分帮助。

    当时说让他挑两件,只是一时说秃了。

    而且那些东西,都是他精挑细选的纪念品。

    没事隔三差五的,方丈都要亲自动手打扫一遍,怀念以前的那段岁月。

    别说贺如龙不知道方丈师伯心里是怎么想的,哪怕是知道了,估计都要装作不知道。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何况还是师伯这等的冤大头,过了这村可没这店。

    现在用不上,以后能用得上也是极好的。

    明心看着眼睛一秒眨了上百遍的师兄,差点捂住了心脏。

    您这么大年纪了,那些身外物怎么看的还如此严重呢?

    在师兄和徒弟之间,明心找不犹豫的选择了徒弟。

    “咳咳,徒儿。今天方丈师兄给了你不少东西,去藏宝室就免了吧。”

    话音落下,贺如龙转头瞪着便宜师傅。

    不少东西?

    血液本来就是万莫敌的手臂换的,木鱼是贫僧拿出来,抬着方丈师伯出手的。

    怎么到了您嘴里,成了不少的东西呢?

    紧接着明心话音一转,贺如龙乐了。

    “虽然如此,但是方丈师兄乃是一派之掌门。咱们不要很简单,可不能破坏师兄的名声。万一这件事情流传出去,说大佛寺方丈为人吝啬抠门,总归是好说不好听。

    师兄,要不这样吧。你把脖子上挂着的那一串挂珠送给悟道好了,警戒以后少杀点人,多礼佛。师兄,你看如何?”

    如何?老衲牙疼!!

    方丈脖子上这串挂珠,共计108颗。其中次有隔珠,次有母珠,次有弟子珠,次有记子留.流苏严饰。

    这是他入寺之后,其师尊给的。

    这么些年下来,时常侵染佛法,早就成了不可多得的宝贝。

    如果说去藏宝室挑一两件宝贝那是在方丈的心口上插刀。

    明心索要挂珠,简直是插了一百多刀。

    贺如龙转过头来,一脸期待的盯着方丈,还眨着眼睛。

    由于不敢在师傅和方丈面前开启他心通,只能凭借敏锐的嗅觉,觉得这串挂珠不简单。

    否则明心不可能拿话挤兑方丈。

    方丈看着这师徒二人,挺像施展金刚之怒,将两个人一脚踹出禅房。

    只是身为一派之掌门,他不可能这么做。

    而且明心话里话外,明显是告诉他,今儿若是不给,我就满寺院的嚷嚷。

    “罢了,罢了。终究是身外物,老衲给你还不成吗?!”

    说完话,方丈便将挂珠摘了下来,戴在了贺如龙的脖子上。

    “以后,你要好好对待它。”

    突然间,方丈觉得自己的佛法,又进一步!
无限武者道》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