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万界圣师 > 第224章 在红尘中等你回来

万界圣师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万界圣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24章 在红尘中等你回来

分享到:
关闭

目送着自己的第一位客人,这位号称吞天大帝的白衣女子离去。

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牧风发出悠悠的叹息。

“傻徒弟呀,你就乖乖等着师父回来不就好了!这么找下去,你让师父上哪去找到你啊!”

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一次回眸,想到自家徒弟那坚定地目光,牧风忍不住又是一阵头疼。

“所以说,你是要对你家师父多不自信啊,才会生出怕我遇到危险,要主动去找我的想法?”

找不到自家徒弟的牧老师,此时此刻,似乎除了在这里抱怨,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用自己常用的手段,去回溯时光?

早在来到遮天的世界的第一时间,他就这样做了。

只是,这方天地之中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关于她的信息,就仿佛她从来不曾来到过这个世界一般。

只是,通过冥冥之中的感应,他又可以清楚的知道,她,确实来过这个世界。

如此,就唯有一个可能解释的通。

天地不可留痕!

当一个生灵,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一方天地都无法再印刻下其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如同跳出时间长河,过去、现在、未来,不会留下其一丝一毫的信息。

但留不下,不代表她没有存在过。

通过冥冥之中的感应,牧风可以断定她家徒弟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只是,她在这个世界遇到了什么,经了什么,去了哪里,现在在何方,这些,都已经无法再去通过回溯时光去查看。

“只是,明明是我亲手制成的面具,为什么,会失去所有的力量最终归于平凡呢?”

叹息过后,想到先前白衣女帝所带着的面具,牧老师心头又出现了如此的疑惑。

当诸多的疑点回合在了一起,即便是牧风,也忍不住为之头痛。

如今他所能做的,不过是抽丝剥茧,去一点一点的还原事情的真相,以便......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消息。

“系统啊,距离那个家伙到来,还有多长的时间?”

眼神再次开始聚焦,收回了纷乱的思绪,牧风对着系统问道。

“二十万七千八百九十一年三个月零一个时辰!”系统的回复总是能在牧风问出的下一瞬出现在脑海。

牧风:“......”精确到时辰,为什么不加上分和秒呢?

所以,这果然很系统啊!

只是......

“二十多万年,距离那家伙到来还有二十多万年,你把我送来这么早干什么?不知道本圣师很忙的吗?”

嗯,真的很忙,忙着在无尽的世界之中找弄丢了的徒弟。

系统:“......根据宿主的计划,最佳的布局时间,就是这个时间点。宿主如果有意见,系统可以将宿主送往剧情开始之前。”

牧风:“......”你说的很有道理,让我无从反驳。

“算了,反正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

摇了摇头,牧风从椅子上起身,一步迈出,已经消失在了这家自己刚刚开启的、游走于时空乱流之中的小店之内。

地球,昆仑祖脉。

这是牧风来到遮天世界的第三年,也是与吞天大帝打成交易的第三年。

三年来,牧风走遍了这个世界,看遍了世间的风景,寻遍了世界各处。

甚至那传说中的仙域,他也曾转了一圈。

只是,除了那一张熟悉的面具以外,这世间,似乎没有留下任何他所想要的信息。

一步一步走在昆仑深处,这由大帝级源天师布下的杀阵,危机四伏,令无数修行者望而却步。

但如今,牧风缓慢的走在其中,没有刻意的去寻找正确的路线,没有刻意的去躲避可能的危险。

但那杀阵,却如同有灵性一般,每当牧风一步迈过之时,都会自行的收缩,如同在躲避着他的行进。

用来阻挡外人闯入的绝世杀阵,刻意额躲避着闯入者前进的路线,如此一幕,让布下此阵者知道了,不知会不会被气的从坟墓中爬出来,亲手毁了自己精心布下的大局!

一路上,有灵药遍地,有灵禽勐兽出没,在危机四伏的同时,也显示出了此处的非凡。

甚至于,当走到大阵的深处之时,牧风还遇到了两株神药。

它们,或者说他们,竟然主动求着要跟随在牧风的身边。

只是这东西,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作用,他却连收起的兴趣都没有,还不如留给后来人。

“......”看着牧风渐渐消失的背影,两株神药对视一眼,默默的流出悲痛的泪水。

第二次了,第二次主动要求跟随,却被人嫌弃了!

他们,可是能让大帝活出第二世的神药啊!

一路前行,牧风走到了九十九龙山禁地的深处。

一处断崖前,牧风负手而立,望着崖上,那一块被石碑镇守的血衣。

时光,如同被按下了倒退键,一个浑身笼罩着金光的少年,与同伴们一路经千难万险,最终闯入了此地。

但他们一行人,几乎尽数负伤。

少年的白衣被鲜血染红,少年强大的体魄伤痕累累,生命已经垂危。

望着身后的敌人,望着前方的绝地,少年斩下白衣的一角,以鲜血印刻下自身的执念。

千万年后,白衣女帝惊才绝艳,举世皆敌踏上帝路。

一手覆灭了羽化神朝后,她来到了这里,他当初征战过的地方,寻到了他留下的痕迹。

“我要死了......可妹妹怎么办啊?”

一行以鲜血写下的字迹,简短而仓促。

只是,就是这短短数字,却让白衣女帝几乎发狂。

她悲声怒号,声音几乎将整座昆仑震碎。

悲唿声通天彻地,令九轮明月破碎八颗。眼角,是两行清晰的泪痕。

被认定无法走上修行路时,她不曾落泪,举世皆敌时,她不曾落泪,面对敌人的围杀,无数次险死还生,在绝路中秋生时,她不曾落泪。

成就万古第一女帝,书写一段传奇,一手覆灭强大的羽化神朝时,她也不曾落泪。

只是,此时此刻,面对着这一角血衣,看着那上面简短而仓促的寥寥数字。

她的眼角,两行清泪,再也不受控制的落下。

该是怎样的刻骨铭心,会有怎样的绝望心酸,能让这位从来不曾露出半分懦弱的女帝,留下悲痛的泪水?

挥手斩落九天星辰,炼化一座闪烁银辉,光耀万古的石碑,在上面铭刻上自己的道痕,缭绕茫茫混沌,这位白衣女帝,将这一处时空镇守,守护住了这里的一切。

“唉!”口中发出一声叹息,牧风对着那片血衣遥遥一指。

一缕破碎的真灵,从血衣中飞出,被牧风握在了手中。

收起一缕残灵,迈开脚步继续向前。

前方,一块巨大横陈,山石之上,有数十颗拳头大小的星辰镶嵌其中。牧风知道,这些,都是真正的星辰,被那位女帝以大-法力炼化缩小而成。

“我要死了,谁......能帮我照顾妹妹?”

崖壁之上,有一行刻痕潦草粗糙的字迹,通过字迹可以看出,刻字的人,当时的状态有多么的糟糕。

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绝望与余愿未了的情绪。

这一次,不需要牧风再去回溯时间,

一道模煳的身影出现,他喃喃自语,像是放不下星空另一边,手抚一张鬼脸面具,无比的失落。

“神血、妖血、佛血都已浇在它的身上,马上就要轮到我了,死不要紧,可谁能帮我照秤妹妹,她还太小,我放心不下。”

这道模煳的身影向旁边的人哀求,若是能回到星空的另一端,请他们一定不要忘记,帮他养大妹妹。

牧风沉默,那位女帝,先自己之前来到了这里,以惊艳万古的大神通还原了昔年的一幕。

只是,看着至亲之人在临死之际,唯一放不下的,还是自己。

而自己,即便可以回溯时光,即便有朝一日能够逆流时间而上,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死亡。

那......该是怎样的肝肠寸断?

牧风不知,也不愿去看。

同样收取了此处残留的真灵,牧风继续往前。

前方,仙池已经在望,而牧风,对于那令无数大势力疯狂的成仙的希望,却没有投去一丝关注的目光。

他的双眼,自始至终都落在那一座坐落于路旁的坟墓之上。

法眼望穿坟墓,其中,埋葬着一件血衣。

血衣旁边,是破碎成十几片的青铜面具投影,面具早已被白衣女帝修复,带在了自己的脸上,而此处,或许因女帝的执着,或许因死去的人的残念,依然残留着面具的投影。

“我只是......我只是,放心不下妹妹!”

充满裂痕的鬼脸面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笑中有忧伤,伤中亦有微笑,与女帝面上带着的那一张一模一样!

只是,即便破碎成了十几块,即便人已经死去了多时。

在看向那面具投影之时,牧风仿佛依然能够看见,随身带着面具的少年,在临死前,绝望与不甘的倾诉!

或许,也唯有这样的感情,才能够让那位风华绝代的女子,一生一世都难以忘怀吧!

“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回来。”

一个女子的声音像是自九天之上传来,让诸神都忍不住颤抖,天上地下,唯她独尊,选择了一条世人不可理解的路。

她在红尘中争渡,四世身,逆天活出二十万载,最终于红尘中成仙,只为等待着他的归来。(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万界圣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