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七十四章 飞来之谜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七十四章 飞来之谜

    妖龙吞了张云燕,立即合上硕大的嘴巴,长长的舌头在不停地搅动,没有立即把美味咀嚼吞咽。

    云燕已身不由己,在妖龙的嘴巴里不停地翻滚。

    她体内燥热,五脏六腑犹如被火烧灼一样,非常难受;肌肤各处也如火烧一般,疼痛难忍。

    云燕在连声哼叫,浑身胀得好像就要炸裂开来,苦不堪言,难受之极。她无法承受可怕的磨难,恨不得立刻让妖龙吞下去,快点儿结束生不如死的痛苦。

    妖龙自有主张,并不急于吞食张云燕,还在不停地搅动,要细细地品尝滋味,享受捕获猎物的乐趣。

    随着搅动,张云燕一直在身不由己地翻滚,似乎身体已经不归自己所有,没有能力支配和掌控。

    她感到体内的热流在快速地运转,无处不被冲击,肌肤也受到了强烈地冲撞,燥热难耐,极其痛苦,一直哼叫不止。

    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更没有能力反击,只能任由妖龙宰割,承受妖法无情地折磨,直至死去……

    过了一会儿,妖龙大嘴一张,“噗!”地一下把张云燕吐出来。

    奇怪,妖怪为什么没有吞食她呀,难道觉得味道不佳难以下咽吗?难道妖龙肚腹正饱,想等饥饿的时候再享用吗?

    如此庞大的妖龙,吞下一个小小的张云燕,不过是吃了一点儿“零食”而已,和饥饱无关,只能是前一个原因。

    妖龙在嘴里玩味品尝了这么长时间,必是对云燕的味道不感兴趣,更贴切地说,有些厌恶,只好把厌恶的食物吐出来。

    此时,张云燕身上已经没有黏液,不再燥热难受,也没有被尖牙利齿伤及。

    她惊恐地看看白龙,不知道要对自己如何处置,尽管必死,也在本能地做好应对准备,在死前还要拼搏一番。

    妖龙对张云燕的味道不感兴趣,也不会放过到手的猎物。这家伙没有好生之德,因为不能进食,更加恼恨,会重施杀手。

    张云燕紧缩在岩壁下,时刻准备应对不测,也在等待死亡到来。

    妖龙一声吼叫,身形瞬间变小,又恢复原来状态。

    它腾空而起上下飞动,把满洞的水搅得翻滚涌流,好像烧开的沸水一样涌动不止。

    更有甚者,岩洞里亮光闪闪,响声如雷,把可怕的“地狱”搅得天翻地覆,恐怖至极。

    张云燕蜷缩在岩壁下,既吃惊又恐惧,不知道白龙要施展什么妖法,如何置她于死地。

    她不敢有丝毫松懈,紧盯着妖龙的一举一动,灵魂即使很快逝去,也要顽强地抗争,悲壮地结束阴间的一生。

    突然,妖龙大吼一声,飞一般地向洞顶冲去。

    只见,电光一闪,“嘎——”地一声炸响,妖龙瞬间不见了。

    张云燕异常震惊,望着高高的洞顶露出了惊疑的神情。

    令人震惊的还不止妖龙消失,原本黑暗的洞顶也有了变化,那里出现一个亮点。

    更让人疑惑不解的是,妖龙为什么弃到手的猎物于不顾,独自飞走啦?

    洞顶那个亮点圆圆的,好像月亮一样,虽然没有月亮洁白明亮,但是从昏暗的岩洞里望去,十分明显。

    那是什么,为什么随着妖龙消失出现啦?难道是妖龙布设的魔法,就要大发淫威啦?那条妖龙去哪里了,还会回来吗?

    在紧张畏惧中,张云燕心里一动,立刻想到那个噩梦,随即有了一点儿希望。

    随着这点儿希望的闪现,她的芳心快速地跳起来,有了求生的渴望之情。

    难道……难道那不是妖龙布设的魔法,而是如同梦境一样的洞口吗?那个秘密通道真的自行打开啦?

    云燕立刻振作起来,不管那里是不是洞口,也要去探索一番,即使死在那里也认了。

    她起身正要向上游去,突然响起一声吼叫,好像从天际传来,听声音正是那条妖龙。

    张云燕吓得一抖,又一屁股坐下来。她很紧张,很恐惧,目不转睛地盯住洞顶那个圆圆的亮点。

    亮点中,有一个闪光的影子,那个影子在迅速变大,很快遮住亮点。

    云燕确认无疑,那个闪光的影子就是妖龙,它又回来了,就要对自己下死手了。

    妖龙飞速地冲下来,直扑张云燕,速度之快,闪电不及,气势之猛,惊天动地,真真切切地迅雷不及掩耳。

    云燕吓得魂飞魄散,无法躲避,更没有能力抵御强劲地冲击。她一动不动地蜷缩在那里,等待瞬间的死亡……

    “地狱”里,凶猛地扑杀,悲惨地死亡,无法比拟的恐惧,难以表述的绝望……都将在这一悲剧中瞬间消失……

    张云燕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身心紧缩,两眼紧闭,神情痛苦,绝望已极,即将承受瞬间地撕咬或冲击,随即死去……

    “当!”地一声,清脆响亮,地面在微微地震颤。

    瞬间过去,“地狱”里又死一般地沉静,令人身冷心寒。

    又一个瞬间过去,张云燕从木然的神情里清醒过来,没有感受到被撕咬和冲击,似乎灵魂还在。

    惊疑中,她悄悄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昏暗的洞穴,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她抬头望去,妖龙不见了,岩洞里也没有异常的变化。

    正惊疑不解之时,她的目光盯住眼前一动不动,神色惊诧,瞬间呆滞了。

    就在面前,一把钢刀插在岩石地面上,进去足有半尺深,还在微微地颤动。这把钢刀银白闪亮,热气逼人,看上去不是一把普通钢刀。

    这把刀是哪里来的,怎么会插在面前呀?

    张云燕四下寻视,除了岩石和水一无所有,妖龙也不知去向。

    惊疑中,云燕秀眉微皱,一边观察一边回想。此前,地面上决没有这把钢刀,毋庸置疑。

    奇怪,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而且就在自己面前呢?

    方才,妖龙直冲而下,又神秘地消失了,这把钢刀便离奇地出现了,这一变化是在瞬间发生的。

    可惜的是,她两眼紧闭,没有看见这离奇之事是如何发生的。

    她暗暗地自问:“妖龙消失,钢刀出现,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这变化太突然,太怪异,也太诡秘了,不能不令人紧张,心生畏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如此变化呀?

    张云燕忽有所悟:“难道这把刀是妖龙丢失的,或是它自身变化的?”

    都有可能,不然这离奇怪异之事无法解释。

    如果这种猜疑是真的,这把刀就不是普通之物,而是一把神奇的宝刀,或者是可怕的妖物。

    想到此,张云燕更加紧张,心里忐忑不安,也有了淡淡的贪婪与渴望的情绪。

    她盯着神奇的宝刀,渴望的情绪越来越甚,贪婪之心越来越强,很想把罕见的宝刀据为己有。

    云燕想归想,并不敢触动这个神秘诡异的宝物,害怕是妖法的化身,更害怕妖龙再一次出现,灾难又要降临。

    张云燕两眼盯住宝刀,心里的欲望之情在推波助澜,时而寻视周围,时而看着难得一见的宝物,在默默地渴望,也紧张难安。

    此时此刻,她的情绪很复杂,欲望之心感到畏惧,畏惧之中有着渴求,犹豫中流露出了贪婪与渴望之情,畏惧之心也在欲波翻涌。

    习武之人最爱好兵器,何况还是一把神奇宝刀,张云燕不能不心动,不能不跃跃欲试。

    张云燕越看越喜爱,贪婪之心越来越盛,已经难以自控。

    她在暗暗地自责,也是自我鼓励,已经是必死之人,何必还如此畏惧,死前能手握宝刀玩耍一番也是好的,或许能用来抵御妖龙也未可知。

    张云燕四处巡视,岩洞里悄无声息,没有发现妖龙。

    于是,她狠了狠心,不再畏手畏脚,起身抓住刀柄奋力地拔动,想把宝刀从岩石里抽出来。

    这把刀插得很深很紧,好像和岩石长在了一起,她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宝刀取出来。

    宝刀在手,张云燕很兴奋,翻来覆去地看着,俊俏的脸上溢满了笑容。

    这是她被困于妖龙洞府第一次开心地笑了,笑得很纯真,很灿烂。

    这把刀经受了如此强力地冲击,依旧完好无损,可见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物。无论刀身还是刀柄,更不要说锋利的刀刃,无处不是银光闪闪,热气逼人,彰显出它的神奇和威力。

    张云燕手握宝刀挥舞了几下,轻重适宜,长短适中,感到得心应手,更觉喜爱。

    她翻来覆去地看着,欣赏着,赞叹着,已经爱不释手。

    忽然,云燕有了新发现,为之惊诧不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心生疑惑,自言自语:“不会吧,这是真的吗?”

    只见,靠近刀柄前端的刀身上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的是:“飞龙神刀  重二十四斤”。

    张云燕神色惊疑,看了又看,对清晰的字迹一次又一次地辨认着。

    它是“飞龙神刀”,没有错,的确是一把飞来的宝刀。

    可是,这标注如果无误,此刀重达二十四斤,她也不可能舞得动,更不会感到如此轻松合手。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呀?

    张云燕感到惊疑不解,也很兴奋,兴奋的是,得到了一把罕见的宝刀;惊疑的是,这把刀重得不可思议。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暗自思量:“这不可能,自己哪有这么大的力气呀,不是白日做梦嘛。”

    然而,这上面标注的就是二十四斤,明明白白。

    云燕秀眉微皱,还是满腹疑惑:“它真有二十四斤重吗?如果真是这么沉重,自己就无法使用,挥动起来也不会如此轻松。不可能,这决不可能,凭感觉也没有这么沉重,难道……难道是标记有误吗?”

    飞龙神刀上的字迹很清晰,标注很明确,张云燕思来想去还是疑惑难释,又觉得不应该有误。

    这是一把神奇的宝刀,有名字有重量,不该名不副实,否则怎能称之为宝物呢。

    若果真如此,这怪异之事又该如何解释呀?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