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一七九章 他是谁?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七九章 他是谁?

    张云燕看着昏迷的男子,还在猜疑,依旧不相信他是那天夜里唯一被九幽圣君抓来的人。

    灵龟毫不怀疑,一口咬定,这个男子就是那天夜里抓来的,因为在那之前洞府里没有外来的男人,可确定无疑。

    那天夜里,九幽圣君把此男子抓来后,还没有动手便四处寻拿张云燕。在她逃走后,他们依旧没有罢手,不抓住外来人无法安心。

    后来黄发鬼王和绿发鬼王赶了回来,禀报了九幽灵君的病情。老魔鬼一听着急了,对灵龟交代几句后,便和四大鬼王匆匆地离去。

    今夜,几个魔鬼才从九幽灵君那里赶回洞府,还没有来得及杀害这个男子,也没有捉来别的男人。

    张云燕听了灵龟的解释,依旧半信半疑,真希望他就是那天夜里被捉的男子,是恩人释空。

    灵龟也有些不解,自语道:“这里是洞府重地,布有机关,不是关人的地方,圣主怎么把他放在这里啦?”

    张云燕心疑难解,想问个明白。她俯身呼唤,这男子没有应声,也没有动。她轻轻地推了推,这男子还是没有反应。

    “没有用了,他已经死了,唉,想不到老魔鬼早就下了手,可怜呀……”

    灵龟痛苦地摇了摇头,为又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连声叹息。

    昏暗中,张云燕看不清楚此男子的面容,只能分辨出衣着装束。此人穿着华贵的衣服,佩戴金银玉石打造的服饰和钻戒,不是佛家装束。更令人生疑的是,此人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不是佛门之人。

    张云燕摇了摇头,一声叹息,立刻心凉了。

    她很伤感,自然自语:“他不是小和尚释空,是另外一个男子。他是谁呢?想不到,这么富有的人也被抓来了。”

    “那些家伙哪管穷富,只要是看中的人,就一定要弄到手。”

    灵龟看了看两眼紧闭一动不动的男子,疑惑不解,对张云燕的话语也不认同。

    它眉头微皱,也在自言自语:“奇怪,那天夜里,圣主只抓来一个人,并没有第二个呀,此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那些家伙每次抓来人我都知道,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个人呀?”

    张云燕说:“或许此人抓来的时候,你没有见到,也不知道吧。”

    灵龟摇了摇头,肯定地说:“不会的,他们抓来人都会告诉我的,想以此来震慑于我,还要让我来收拾残局。此人就是那天夜里抓来的男子,此外没有第二个人。至于,他是不是和尚,名字叫不叫释空,我说不清楚。”

    张云燕闻言心里一震,那天夜里的恐怖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不会有错。

    在青龙山的半山腰上,于明亮的闪光中,她看得清清楚楚,九幽圣君的确抓来一个男人,当时还以为是老魔鬼的一个佛门朋友,正伤病在身。

    那个男人是佛家装束,无可怀疑,可以认定是恩人释空,决不是身着华贵衣服佩戴贵重服饰和钻戒的另外之人,不会是这个人。

    然而,听灵龟之言,此人是那天夜里被抓来的唯一男人,也是唯一被抓来的人,应该是释空。

    可是,他为什么是俗家穿戴呀?那身佛门装束怎么不见了,难道是被九幽圣君换装啦?

    对此,张云燕不能相信,凶神要吞食释空,没有必要为他换装,那是多此一举,毫无意义。

    再说,这个男子有一头乌黑的长发,不是出家的和尚,不可能是恩人释空。也就是说,那天夜里抓来的不是这个人。

    这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灵龟说不清楚,张云燕更是不知道,又是一个不解之谜,让人想不通。

    面对这位身着华贵满头长发的阔少爷,张云燕不相信他是那天夜里抓来的唯一之人,因为亲眼见到被捉男子是出家人装束,就是释空。

    灵龟则不然,一口咬定圣主抓来的只有这个人,决没有第二个,不会有错。

    张云燕和灵龟都言之凿凿,对自己的认定确信无疑。

    然而,二者只能有一个是对的,究竟谁是对的呢?

    此人是什么时候被抓来的,到底是何身世,答案只能有一个,张云燕不知道,灵龟也不知道。她和它都认定自己不会错,错的是对方。

    云燕没有见过释空的面容,也看不清面前之人的相貌,无法坚信自己的认定。

    她默默地叹了口气,此人尽管留有长发,是俗家装束,也只能相信灵龟所言不假,就是那天夜里抓来的唯一男子。

    灵龟身居魔鬼洞府,对这里的事情更清楚,张云燕无力争辩,不过心中之谜还是无法解开。她希望自己是错的,此人就是那天夜里抓来的,希望恩人释空还活着。

    云燕深知,恩人是佛门装束,这位身着华贵的男子决不是释空,自己的心愿只能是美好的梦幻而已。再说,她见到这个人后,并没有见到释空之时的那种莫名的感受,不会是同一个人。

    张云燕尽管不认为这个男子是小和尚释空,却依然在幻想。在渴望的心情驱使下,她已经把此人当作了恩人释空。她祈盼恩人还没有被恶魔厉鬼们杀害,把美好的祈盼寄托在了这位男子身上。

    云燕知道这是自欺欺人,是痴心妄想,还是把自欺欺人的妄想存于心里。这是感恩之心的必然反应,是对恩人唯一的期望,也是对痛苦心灵的一个安慰。

    张云燕看着一动不动的男子——心目中的救命恩人“释空”,悲愤不已,流下泪水。

    “释空”已经死了,实在可怜。他这么年轻,还有一身好功夫,青春年华才刚刚开始,便如同鲜花凋谢一样离开了人世,令人心痛,为之惋惜。

    释空的死是意料中的事情,正如灵龟所言,进入魔鬼洞府里的人只有一死,无处逃生。

    张云燕也将是这样,逃不脱死亡的下场,迟早会和释空一样丢了性命。

    此时此刻,红发鬼王的话语没有错,那些家伙是强者,是这里的主宰。张云燕是弱者,弱肉强食的规则无法改变,也无力抗衡,尤其在恶魔厉鬼横行肆虐的洞府里。

    云燕看着死去的“释空”,心痛不已,泪水流淌低声悲泣。她是在为恩人释空流泪,也是为面前这位不幸之人伤痛。悲痛中,她也有些安慰,不管怎样,面前这位男子,也是心目中的“释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凄惨。

    看上去,他死的不是很痛苦,还保留着完整的身躯,没有看到血迹,衣服也是整洁完好的,或许不是在痛苦中死去的,也算是不幸之中比较好一点儿的结局。

    云燕看着如同熟睡的“释空”,有了一点儿慰藉。

    然而,这慰藉依旧无法消除心中的疑惑,此男子不但身着华贵的衣服,还有乌黑的长发,不是佛门装束,到底是不是小和尚释空呀?

    她的疑问也是多余,明明知道这是俗家男子,不是出家人,怎么会是释空呢。

    仔细想来,这不奇怪,也是云燕内心所思所想的必然反应,是渴望的心愿自然地流露。

    她一直在思念恩人释空,一直在为恩兄之死内疚和自责。此时,她意外地见到了面前男子,必然会联想到恩人,有了一线希望,也是内心的渴望,真希望此人就是恩人释空。

    张云燕看着一动不动的年轻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又默默地叹了口气。

    她心中暗想:“九幽圣君嗜血成性,不会放过到手的猎物,不会让敢于抗争的释空安静地死去。可是,那个老魔鬼为什么没有吞食这个人呀?难道他不是释空?他又是谁呢?”

    灵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和疑惑,认定此男子就是那天夜里抓来的唯一之人。它劝张云燕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赶快逃走要紧,否则就来不及了。

    疑惑中,云燕有些明白了,尽管这个男子已经死了,圣主也不会放过他,或许那天因为事情紧急匆忙而去,还来不及吞食,是暂时存放在这里的。老魔鬼迟早要吞食他的血肉,很可能就在今夜。

    想到此,张云燕心里一阵悲哀,泪水又流下来。心目中的“释空”虽然已死,却依旧逃不过魔爪,还会遭受想象中的惨状。她很愤怒,很痛苦,很想带走死去的“恩人”,保住“释空”完好无损的身体。

    云燕默默地摇了摇头,自己已经命悬一线,迟早会死在这些魔鬼手里,将和恩人是一样的下场。她连自己都无力逃生,还想保护“释空”免遭魔鬼们吞食,不是痴人说梦嘛。

    岩洞外面,妖风呼啸,喊声不停,声声击打着两个脆弱的神经。

    灵龟心中慌乱,催促张云燕快走,要是被魔鬼们堵在这里,就一切都完了。

    云燕心中痛苦,在悲泣流泪,要给“释空”整理一下衣服,也是为恩人尽最后一点儿微薄之力。此外,她也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忽然,张云燕惊叫起来,震惊了自己,也震惊了灵龟。

    原来,在整理衣服的时候,云燕吃了一惊,瞬间愣住了。

    她立刻握住男子的手腕,接着惊呼道:“他没有死,还活着!他还活着呢!”

    灵龟闻言很吃惊,急忙过来查看,此人脉搏在缓慢地跳动,呼吸很微弱,果然还活着。它深感意外,也很兴奋,更加紧张了。

    张云燕欣喜不已,又很不解:“灵龟,他怎么昏睡不醒呀,是病了吗?”

    灵龟摇了摇头:“他没有病,看样子是被圣主施加了魔法,身心已被封闭。唉,他尽管还有口气,也和死去没有什么不同,已经没有一点儿知觉了。”

    张云燕闻言焦急不安,问道:“灵龟,你能解除魔法让他……”

    突然,岩洞里有了嘶嘶的响声,地面在微微地颤动,暗淡的荧光在快速地闪烁。

    灵龟吓得身子一抖,惊呼:“不好,机关暴发了,快走!”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