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一八八章 心疑难释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八八章 心疑难释

    张云燕无法解开这个谜,告诉释空,此前他穿的是华贵的衣服,还带着贵重的服饰和钻戒,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完全是俗家打扮,来到这个洞口的时候依旧是那身装束。

    哪知,他进入这个岩洞后,那套华贵的衣服不见了,却换成了这套佛家装束,满头的黑发也不见了,太奇怪了。

    此事实在怪异,那套华贵的衣服怎么会不翼而飞呢?这身佛门穿戴又是怎么来的?长长的黑发为什么也不见啦?

    张云燕对发生在释空身上的神奇变化实在想不通,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怪异的事情。

    释空瞪着两眼静静地听着,英俊的脸上满是惊疑的神情。他好像是在听神话传说,不敢相信有这样神奇怪异的事情,更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令人难解,更加吃惊。

    他一直在昏迷中,对这些事情毫无知觉,没有办法说清楚。

    这个“神话传说”十分诡异,释空本来是身着华贵衣服的俗家阔少爷,怎么会变成佛门装束的和尚呀?

    他人事不知,进入这个神秘的岩洞后,不可能自行更换佛门衣服。何况,他除了身上的穿戴一无所有,也没有佛家之物,不可能换装。

    还有,那个俗家男子——也就是释空,昏迷不醒,怎么能自己解除魔法苏醒过来呢?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些神奇的变化,张云燕不明白,释空也说不清楚,恐怕没有人能解释。

    谜,又是一个诡异不解之谜。

    这个洞穴的确神秘莫测,神秘的红色闪光、魔法被莫名地解除、衣着发生了神奇地变化……这些怪异之事接连出现,令人费解,也让人惊疑。

    这不是好兆头,不知道洞内隐藏着多少不解之谜,甚至是恐怖的险情。

    张云燕和释空安静地坐着,在不时地交谈,互相感受着友谊的温暖,抚慰着两颗伤痕累累的心灵……

    在地狱般的魔鬼洞府里,安静非常珍贵,也十分难得。他二人一直被魔鬼们追杀,精神处在极度地紧张和恐惧中,需要放松一下,应该好好地歇一歇了。

    她和他身陷于魔鬼洞府,仍在九幽圣君一伙魔鬼的掌控中,求生的希望非常渺茫,依旧是虚无的梦想。

    他们对生存没有了强烈地渴望,能不被魔鬼们折磨欺凌,在这里安静地死去,已是求之不得的奢望。

    张云燕和释空终于安静下来,这个神秘的岩洞能否成为避风的港湾,魔鬼们能不能破除封印的法力闯进来,这里面有没有可怕的妖物,是否有魔法机关……一概不知。

    等待,他们只能等待,但愿等来的是渴求的心愿——就这样安静下去,直至离开人世……

    忽然,有了低低的声音,他二人心里一惊,立刻紧张起来。

    张云燕听出来了,是灵龟在洞外呼唤,急忙起身来到洞口。险情过后,她又和好友见面,非常高兴。

    ……

    灵龟见到了张云燕,兴奋不已,为她逃脱必死的灾难深感欣慰,又为突然出现的佛门男子大惑不解。

    张云燕见灵龟吃惊地看着释空,笑问:“灵龟,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哪知道他是何人。奇怪,他是什么时候进入洞府的,为什么会在这里面呀?”

    张云燕笑了,高兴地说:“他就是上次被九幽圣君抓来的那个出家人,叫释空。”

    “释空?”灵龟难以相信,摇了摇头,立即否认,“不可能,九幽圣君抓来的男子不是出家人,你已经看到了。云飞雁,他到底是谁,怎么会进入这个被封印的洞穴里呢,难道一直住在里面吗?”

    张云燕苦笑一下:“灵龟,我没有说谎,他就是那天夜里被抓来的释空,也就是那个昏迷的男子,还是你背着他跑到这里的。”

    “不可能,你认错了吧。”灵龟见张云燕微笑点头,依旧吃惊,“真是他吗?他……他是怎么醒过来的?难道你能破除魔法?”

    释空听说它就是灵龟,急忙施礼道谢。

    灵龟愣了一下,不相信这是真的,也知道张云燕不会说谎。可是,好友没有能力解除魔法,昏迷之人也没有能力自己挣脱束缚清醒过来,这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如果这个小和尚就是那个俗家少爷,诸多的疑点又该如何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张云燕又是一声苦笑:“我哪有本事破除魔法呀,他是自己苏醒的。这件事太神奇了,我也不敢相信,他身上的魔法竟然会自行解除,太不可思议了。”

    魔法深奥,无法破解,此人怎么可能自行解除呢,不是天方夜谭嘛。他如果真有这种能力,也不会拖到今天,早就挣脱束缚了。

    灵龟满脸都是惊疑的神情,很难相信释空就是那个昏迷之人。那个男子是身着华贵衣服的俗家阔少爷,不是一身佛门装束的出家人。

    它确信那个男子不是和尚,释空也不是那个俗家少爷,必是张云燕一时糊涂认错了人,才闹出这场误会。

    云燕看着灵龟,露出一丝苦笑,接着叹了口气:“灵龟,别说你不相信,我也不敢相信是真的。可是,这是他自己说的,明明白白,不会有错。”

    灵龟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

    张云燕尽管不再怀疑这是真的,也依旧无法解开这些神奇之谜。

    她摇了摇头,说道:“此事的确很神奇,释空小师傅被魔法缠身,昏迷不醒,我把他带进这个洞里后,又自己苏醒过来,你说怪不怪。这件事太蹊跷,实在让人想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灵龟,你能知道是为什么吗?”

    灵龟难以置信,又无法否认,为之惊诧不已,这的确是个神奇难解之谜。张云燕和释空话语肯定,又是当事人,都言之凿凿,不能不信了。

    灵龟想了想,猜测道:“我想……束缚释空的魔法被意外地解除,更说明这个岩洞神秘莫测。洞里可能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很可能是非常强大的法力。释空进入后,那个神秘的法力不允许有异类存在,立刻清除了束缚他的魔法,所以才能苏醒过来。”

    张云燕点了点头,觉得灵龟之言有道理,否则无法解释这一神奇的变化。

    她依旧有些不理解,进入封印的岩洞后,自己并没有异常的感受,没有觉得被隐秘的力量触动,一切正常,所谓神秘的法力从何说起呢?

    那个神秘的法力没有在云燕身上体现出来,不能不怀疑是否真的存在。

    疑惑中,云燕认为灵龟的假说不无道理,神秘的闪光、魔法的解除、衣着的变化……都是此洞神秘的征兆。

    她有些担心,如果洞里有神秘的法力存在,就更不可想象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张云燕深知,在魔鬼洞府里,这不是好兆头,隐藏的法力一旦暴发,她和释空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她越想越觉得可怕,也更加紧张,自己和释空好容易有了一个安身之地,不能再出事了。

    身在神秘的岩洞里,自然会有这样的忧虑,事态如何发展也不是云燕能决定的。或许,他二人又要被恐怖的妖法控制,被无情地折磨。

    事已至此,紧张和忧虑都没有用了,这里是躲避魔鬼们追杀的唯一之处,除此已经无处可去。他们只能在此观察等待,但愿没有神秘的法力,即使存在,也不要给二人带来危害。

    退一步讲,他二人如果真的被神秘岩洞里的妖法重击而亡,也比死在九幽圣君一伙魔鬼手里强得多,尽管最终的结果同样可悲。

    他们已经无路可走,这里是唯一的避风港湾,无论事态如何发展,都要接受。他二人甘愿死在这里,只要不被恶魔们残害,就很满足了,也算不幸之中好一点儿的结局吧。

    释空从身着华贵衣服的俗家阔少爷,变成了一身佛门装束的小和尚,太不可思议了,也是一个不解之谜。

    对于这个神奇诡异之谜,灵龟有自己的解释。

    张云燕尽管疑惑难释,也不得不叹服。

    灵龟认为,释空的衣着之所以从佛门装束变成俗家的衣服,又从俗家的衣服变回佛门的装束,一定和九幽圣君施加的魔法有关系。

    那家伙或许对素淡的佛家装束不感兴趣,或是对佛门有着积怨和仇恨,于是在对释空施加魔法之时,把原有的佛家装束也遮掩起来。

    这样,释空看似换了一身华贵的新衣服,其实是个假象,是九幽圣君用来取悦于自己的幻术而已。

    释空进入这个神秘的岩洞后,束缚的魔法被洞内神秘的法力解除,那身假象随之消失,自然又恢复本来的佛家装束。

    对此,张云燕无法反驳,只能认可,觉得灵龟的解释比较贴切,只有这种假说才能解开这个神奇之谜。

    释空一直在昏迷中,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神奇之事一无所知,只是听过张云燕的那些“神话传说”。他尽管难以置信,对灵龟的分析猜测也觉得有道理,不然无法解开亲身经历的谜团。

    看来,此洞的确不凡,神秘莫测,令人紧张,也令人猜疑,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可怕的妖物,会有什么样的险情。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