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重生野性时代 > 458【奇怪的收藏家】

重生野性时代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重生野性时代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458【奇怪的收藏家】

    樊剑川,出生于西康的晋省人,当过知青,做过军人。老三届的军校生,毕业后在军医大当老师。当了八年老师,他又去从政,34岁成为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

    副市长仅做了两年,樊剑川就选择辞职。他辞职不是响应号召下海创业,而是因为他喜欢搞收藏,副市长的工资完全不能支撑这个业余爱好。为了赚钱,他在当副市长期间,甚至悄悄跑去夜市摆摊,被认出来立即引起全城轰动,他宣称这是在亲身体会市场经济。

    辞职之后,樊剑川借钱跟朋友合伙开公司,全家蜗居在出租屋内,女儿甚至只能睡沙发。七年时间过去,现在樊剑川的房地产公司,已经排进全省私企前15名,胡润去年排百富榜明显把他算漏了。

    樊剑川终于有钱有时间搞收藏了,他收藏的不是古董字画,而是闪着寒光的刺刀,狰狞丑陋的防毒面具,冰冷坚硬的钢盔,残破的战地日记……一切跟抗战有关的物品,都在他的收藏范围之内。

    十多年的收藏生涯,他的藏品堆积如山,去年就在申请创建抗战博物馆,可惜迟迟得不到有关部门审批。

    在另一个时空,又过了好几年,樊剑川的抗战博物馆终于建成了。他甚至还建了地震博物馆,汶川那头名叫“猪坚强”的猪,就养在樊剑川的地震博物馆里。

    别人搞收藏是为了风雅为了升值,樊剑川却到处修建博物馆,每年因此负债7000万元,几十亿的身家也经不起他这样造。听说他还提前写好了遗书,让妻子在他死后把他的皮剥下来,做成一面大鼓放在抗战博物馆前。

    宋维扬笑道:“樊老板,你在全省商界可是有名得很,大家都知道有个市长出身的房地产商,天天不务正业,到处捡垃圾来收藏。”

    “这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樊剑川摇头苦笑。

    宋维扬说:“我倒觉得是好事,中国的房地产商有好几千,但决心创办抗战博物馆的只有一个。”

    “这话我爱听。”樊剑川乐道。

    宋维扬说:“等你从日苯回来,我想去参观一下你的藏品。”

    樊剑川说:“没问题,欢迎你来参观。我只想快点通过审批,把抗战博物馆建起来,让更多的人来参观我的藏品。”

    “对了,我记得有一面死字旗,你或许可以去找找看。”宋维扬突然说。

    樊剑川道:“我知道,真正的死字旗已经遗失了,当事人凭记忆复制的死字旗,现存在北川文化馆展出,我还专门去拍过照片。”

    “可惜了。”宋维扬遗憾道。

    樊剑川感慨道:“是啊,很可惜。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死字旗的时候,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滚儿,那种来自心灵的震撼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现在我都还能背出死字旗的完整内容。一张白布上写着大大的‘死’字,右边是‘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民族分上尽忠’,左边是‘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父手谕。’

    坐旁边的沈思突然插话道:“这是真实的事迹吗?我第一次听说。”

    樊剑川点头说:“真实的,那位死字旗的当事人,八年前因病去逝。可惜直到老人去世之后,我才听说他的事迹,无缘能够当面拜访一次。”

    “他一定是个战斗英雄。”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洪伟国都开口了。

    樊剑川如数家珍道:“这位老先生的故事很精彩呢,无数次死里逃生。由于他入伍前当过老师,能写会算,分管全连的后勤军需。有一块银元因为缺损没发出去,他就放在衣服口袋里,闲暇时候就拿出来把玩消遣。一次全连冲锋,老人腹部中弹,战斗结束之后才发现,棉衣和银元都被打穿了,连银元带子弹全都打进了肉里。这位老人家很快当了连长,在洞庭湖率部阻击一个中队的渡水日军,歼敌100多人,还缴获三艘钢艇,获授战区甲级勋章。”说着,他又唏嘘道,“可惜啊,老人家的晚年生活有些不顺。”

    宋维扬默然。

    洪伟国道:“樊老板这么喜欢收藏抗战遗物,你当过兵吗?”

    “当过啊,”樊剑川笑道,“我76年的兵,退伍之后正好碰到大学复招,于是又去报考了军校。”

    洪伟国说:“那你是老班长。”

    宋维扬解释说:“这是洪伟国,我的保镖,以前当过侦察兵。”

    樊剑川说:“那你比我厉害,侦察兵都很牛逼,我就当了三年义务兵。而且我是近视眼,征兵体检的时候,我靠作弊过关,结果还是被刷下来了。当时身板太弱,做知青被饿晕两次,体检时根本跑不动。”

    “那你怎么当上兵的?”洪伟国好奇道。

    樊剑川笑道:“我跑去找当时的征兵首长,给他吹笛子、写书法。首长一看我有文化,就点头说:‘行,你小子来吧。’就这么当了两年半的义务兵,部队突然就被调去打自卫反击战。”

    “樊老板还上过战场?”洪伟国肃然起敬。

    “不是那么回事儿,”樊剑川摇头道,“我当时连遗书都写好了,就想着杀敌报国,结果只在边境线上放了几枪,没有杀到一个敌人就撤了。然后莫名其妙被调回原驻地,等到三年服役期满,直接退伍了事。说起来,我好羡慕那些真刀真枪跟敌人干过的战友。”

    两个退伍军人越聊越嗨,开始讲起部队的趣事,甚至还拿7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部队伙食做比较。

    “当时国家穷啊,部队里也穷,”樊剑川笑着说,“炊事班的猪油经常被偷,馒头用刀子划开,把猪油塞里面,就跟现在的汉堡包一样。”

    洪伟国说:“我们那个时候也这样干啊,训练太狠,没油水,只能偷猪油打牙祭。”

    “我也是当兵的。”隔着两排座位的乘客突然插话,自然而然的加入聊天队伍。

    宋维扬反倒被晾在一边,但也不觉无聊,听这些家伙聊天挺有趣的。

    下了飞机,宋维扬递出名片:“樊老板,以后你建抗战博物馆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我能帮忙肯定尽量帮。”

    “多谢了。”樊剑川笑嘻嘻的把名片收好。

    
重生野性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