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农家娇女有点泉 > 第二十九章、吵架

农家娇女有点泉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农家娇女有点泉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二十九章、吵架

    苏家水田用很多黄鳝,这件事被很多人知道,有些抱有侥幸心理的,跑去苏家水田水沟去看看。

    有个别幸运的捉到一两条,漏网之鱼。但大多数是找到什么。

    李癞子也去寻找,没摸到鱼就咒骂几句。

    好吃懒做的李癞子,本想摸两条黄鳝去加点肉,这下黄鳝得不到,又出了一番力气,心情更是糟糕。

    路过李丹果林时,瞧着那满树龙眼,动了偷摘的念头。三两下跑上山道,爬上最近的龙眼树,掰扯龙眼枝叶,折下一串龙眼。

    摘下最大那颗放入嘴,咬开龙眼皮,皮与核之间,只有一层薄薄的肉。里边的龙眼核尚未变黑,这样的龙眼还不能吃。

    “呸呸,难吃要死。”李癞子将手中的扔了,再摘一串,寻那最大的吃。十颗里总有一颗,是转黑的是能吃的。

    在半吃半扔中,龙眼被李癞子糟蹋了好些。他吃不说,还摘一些带走。

    这边的动静被巡视果林的玉娘看见了,一棵龙眼树大半的果子被糟蹋了,心里那个气。

    将手中的狗绳放了,指着李癞子,让狗狗追过去。

    “汪汪汪……”

    李癞子见被发现了,跳树逃走,手中握着龙眼不放,并不怕被追赶。

    …………

    炎热的夏天,若是不戴斗笠,顶着大太阳行走,不到半时辰便头顶发热。

    每每出门苏重都会带上斗笠,更不必说苏张氏了。

    母子三人挑着水桶往家赶,转过山坳,边听闻李盈咒骂声。

    又过一个弯道,瞧见李盈上蹿下跳,与婆子对骂。玉娘比手画脚不知在说些什么。

    倒是那李婆子一脸的无所谓,还用各种污言秽语咒骂玉娘,诅咒李盈。

    “死丫头,看你就是个嫁不出去去的。小心克死你爹娘。”“没人要,来我家癞子也不会要你。”

    “你这死老太婆,自己克死了相公不作数,是不是还想克死你儿子啊。我看她也不是长命的。”

    说到李癞子,就戳到李婆子的软肋。年幼时被算命先生说克夫,到十八岁无人敢娶。

    爹娘为了一两银子,将她卖给了村中的无赖。好不容易生下儿子,相公却因为拦路打劫被人砍死。

    村里的人都说她克夫,克死相公,公婆不待见她,折磨她。现今多年媳妇熬成婆,才过得好一点,却被诅咒克子。这口气怎么能忍下?

    “哑巴生的贱人,嘴巴可真是利索。”

    李婆子上前就要打李盈,巴掌高高扬起,却打在玉娘身上。怒火燃烧的李婆子,一把推倒玉娘,捉过李盈要打。

    苏重见此,大步流星跑过去,用肩膀撞开李婆子。

    “哎哟!小兔崽子,你这外乡人,居然敢欺负我。”李婆子抓起石头想要砸人。

    却见苏张氏与苏山跑来,人多敌不过,李婆子自知打不过。边站起边跑边叫道:“你这外乡人,居然敢撞我,我现在就去找村长,把你们赶出去。”

    “把你们赶出去。”

    苏重心惊,担忧地看向娘亲。

    苏张氏扶起玉娘,帮玉娘整理衣衫,“可有摔伤了?”

    玉娘摇头,比划两下。

    李盈见娘表示没事,松了口气,说道:“那三婆(李婆子)一家太可恶了。”

    “你们放心,今日的事,我们会跟村长说清楚。你们不会被赶出去的。”李盈将娘亲的话翻译。

    “你们怎么闹起来了?”苏山问。

    李盈将今日的事一五一十与他们说,“我们只是想要个道歉,可那三婆非说我们诬赖她儿子,还骂我们。”

    真是气死人了,她现在是一肚子气。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讨厌的人,做错事了不认,还反告状了。

    若是快些长大就好了,这样就能帮到娘亲,不用娘亲去挨打,不必让娘亲保护自己。

    李盈是恨不能一夜长大,成为家中另一根顶梁柱。保护娘亲,不受欺负。

    这村里大部分姓李,李丹一族又是村里的大家族。玉娘与李盈去将今日之事与村长说,村长不但不追究苏家,反倒把李婆子给骂了。

    癞子在村里偷鸡摸狗,人人恼怒,李婆子的村里的人缘可不是很好,大多数人不愿帮她说话。

    李婆子没法子,只得指天骂地,诅咒苏家。指桑骂槐,侮辱玉娘。

    苏家与李丹家住在村外围,没遭受多少吵杂,即便听到也当没听到。

    “爹回来了,爹回来了。”苏山跑回家中报信。

    苏重窜出去,“真的?”

    “跟李叔叔一起,还赶着一头牛。我在山上看到的。”

    “走,我们去迎接爹爹。”苏重拉着苏山跑出去。

    小躺椅上的苏灵雨,懒散不愿动弹。大热的天,跑出去闹一身汗酸味,多不好闻啊!

    还不如躺着,享受自然凉风。

    风尘仆仆的苏承启到了家门前,先是问候娘亲,等苏李氏应他了。才接过娘子送来的毛巾,拍打身上灰尘。

    “三儿啊,爹爹归家了,你不上来迎接一番?”

    躺椅上的苏灵雨,直接翻身,背对便宜爹爹。

    此刻的便宜爹,倦容满面,且满脸胡子。身上不是汗酸味,就是牛羊马粪便味。

    苏灵雨可不想此刻上前去,撅着屁股背对着他。

    “我的三儿变了,不像小懒猪,倒是像小懒虫。”“三儿,三儿来给爹抱抱。”

    苏灵雨警铃大响,翻身爬起,小短腿一伸一缩真如小虫子爬动,爬下小躺椅。没走两步,便被抓住,“啊……不……”

    苏承启捉住她小揪揪,俯身问她,“三儿有没有想爹啊?”

    逃跑不得,苏灵雨憋着气,双手夺回被捉的小揪揪。便宜爹不捉她小揪揪,倒是扯着她绑头发的红头绳。

    “有……”

    “好三儿,爹爹也想你哦。来亲一个。”

    “放肆。”她真的动气了。

    “孩子他爹,衣服准备好了,快去洗澡去。”苏张氏抢走三儿冒烟前,拉走相公。

    “三儿,等下爹爹再同你玩啊。”

    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不一样。苏承启有些失落,自家小娘子长大了,对他越发疏离。

    这样不许,那样不许,小小娃子却立下无数规矩。

    虽知她与旁人不一般,但还想她能如旁人一般,该笑时笑,该哭时哭,该闹时闹。多享受些孩童的时光。
农家娇女有点泉》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