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侯府娇宠 > 第408章 太液池旁

侯府娇宠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侯府娇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408章 太液池旁

    此时,秦云舒领着杜思雁到了休息的偏殿,其他人都是几人一间,她独有一间。

    “云舒,我去分派给我的屋子歇息。”

    “休息要安静的地方,随我来吧。”

    她还有话问,旁人在场很不方便。

    入屋后,桌上放有新鲜茶水,秦云舒倒了一杯递去,“先喝口静心。”

    杜思雁接了去,放在唇边浅抿着。

    “你今天怎么了,朝我跑来时慌慌张张的。”

    问罢,只见杜思雁抿唇动作停了,除此之外,没有异常。

    秦云舒在等她说,杜思雁则在思量,秦姜两府是亲戚,她是一个外人。何况,她不想麻烦云舒。

    即便被姜对雪看穿心思,她也用不着害怕,因为她没有做出格的事。

    闺阁中女子思慕,很正常,每个姑娘家都会有倾慕的对象吧?

    有些如愿,有些一辈子成了一个念想。她想,她就是后种。

    “没什么,我很好。”

    杜思雁笑出声来,继而低头喝茶,始终不言语。

    既不肯说,秦云舒也不逼,只叫她好好歇息。

    咚咚——,敲门声响起,不多时宫女的声音随即传来。

    “秦大小姐,琉璃公主唤您去公主殿。”

    楚琉璃被椒房殿掌事唤走之前就和她说,等会派人领她去公主殿。

    “你去吧,我就在这,等祈福宴开始了我再出去。”

    杜思雁笑了笑,示意她别担心。

    秦云舒道了一个好字,而后出了屋门,往公主殿去了。

    杜思雁独自一人坐在凳上,没有卧床休息,也未躺在软塌上闭目养神,而是看着杯中茶水。

    似乎在想什么,眼神却又空洞,直到外头一阵窸窣的小声扰了她。

    “楚郡王今晚不去祈福宴吗?怎么瞧到他穿了禁军服饰,领队巡查呢?”

    “你也不想想,如今职权大了,以前掌管一队军士,现在好几队了,占据禁军半数呢!肩上担子自然大了,我听小太监说,今夜太液池那边,属他巡视呢!”

    杜思雁呼吸一窒,太液池?不就是姜大小姐说的,她早就知道楚郡王不参加晚上的祈福宴。

    念及此,她起身走向窗边,微微开了条缝,悄悄谈话的是两个小宫女。

    见杜思雁望来,两人立刻闭嘴,匆忙离去。

    看着不远处葱绿的樟木树林,杜思雁眸神渐渐飘远。

    除了郡王府,他常在皇宫走动,而她除了宫宴,几乎都在杜府后宅。

    见面几乎少之又少,既然做好准备成为一辈子的念想,在此之前,能否再看看他?

    这时候,她想起大慈恩寺扫地僧所说,当真被他料中了。

    今日过后,她绝不再心存妄想,现下到了年纪,母亲正为她寻良人。

    到时候就嫁了吧。

    风吹起,她站在窗边看着树叶飘落,发出沙沙的声音。

    最终,她关了窗户,坐在凳上许久,直到外头阵阵脚步声传来,看日头,到祈福宴时间了。

    秦云舒一直在公主殿,看司衣局替楚琉璃做的一套套衣裙,各种颜色五彩缤纷。

    等宫女来唤,两人才从殿中出来。

    祈福宴和中午宴席不同,全在一个殿院中庭,中间隔着一道宽路罢了。

    秦云舒被安排在离上首最近的桌次,主位上是昭汐,旁边则是楚琉璃,再往旁是其他几位公主。

    熟人相见,昭汐内心十分平静,笑着朝她道,“秦大小姐。”

    秦云舒福身行了一礼,之后才坐下,“娘娘。”

    语态恭敬,礼数很周到。

    昭汐点了点头,随即接过旁侧宫女递来的汤蛊,里头盛的是燕窝。

    宴席还没开始,菜肴也没上,她的营养汤已呈上,足见厚待。

    “近来可好?”

    轻言问道,目色柔和不已,溢满身为母亲的慈爱。

    “娘娘莫不是忘了,前不久刚见过,您问过我。”

    “是吗?记性越发不好了。”

    秦云舒笑了笑,没有再言语,视线朝四周瞄去,却没有瞧到杜思雁。

    祈福宴排场十分盛大,一来迎楚凤歌入京,二来也是最主要的,孙子辈第一人,为子嗣祈福,平安足月降生,开一个好兆头。

    所以,参席者众多,秦云舒几番看去,都没看到杜思雁,也不知被安排到哪一桌了。

    收回视线的那刻,倒是瞧到了萧瑾言,和以往不同,今日他身旁围了好些朝官,游刃有余的应对着。

    身在官场,和同僚接触无法避免。

    随着洪亮的喜庆号角,宴席开始了。

    司衣局为皇上做了一身新的金丝龙袍,在烛火灯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天子威仪尽显。

    底下众人剧情会神的听着,直到秦云舒耳边传来一道小小的嘀咕,竟是楚琉璃模仿起皇上的语态。

    挤眉弄眼的,瞧着令人发笑。

    “众爱卿收起往日礼数,开怀畅饮。”

    就连最后一句话,一模一样,早已料到如何说一般。

    楚琉璃得意的眨眼,“每年宫宴,父皇最后一句都是如此。”

    庆幸此刻丝竹响起,不然,那些话又得被周遭人听去。

    秦云舒摇了摇头,说了声调皮。

    高台歌舞,又请了戏班子,此番宴席硬生生两个时辰。

    楚琉璃已经坐不住了,当知道可以离开时,一下子从椅上跳起。

    秦云舒再一次发现皇后不悦的眼神,对此,楚琉璃完全不在乎。

    出宴时,她还是没发现杜思雁的身影,不禁疑惑顿生,往前走的脚步也不禁放慢。

    “云舒,你怎么了?”

    话音落下,却听前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到最后变成凌乱。

    “太液池有人落水了。”

    “啊?刚放入喜鱼,又是祈福宴,就有人落水。”

    且不说命保住与否,单说落水,议为凶,和喜相冲,今天本是喜庆的日子,如果摊上死人,更不好。

    秦云舒听到后,心中一紧,也不管楚琉璃在后头,直往太液池去。

    她对宫道熟悉,不从大道走,穿过几处树林,再从小道而行,比其他人来的更快。

    楚琉璃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她都纳闷,怎这么快的速度,这么好的脚力!

    当秦云舒到时,循着月光发现太液池旁一对男女,男子身量高大,一身禁军服饰,双臂拢紧抱着女子。

    远远的看去,背对着她,瞧不出是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府娇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侯府娇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