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梦浮生烬 > 第289章

一梦浮生烬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一梦浮生烬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289章

    如若不是庄以沫,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们每一个人的生活轨迹也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无法再改变了。

    突然,一阵风起,一张张画纸从空中洒落,庄梦蝶看向萧远清,竟然看到他扬起的手刚刚垂下,是他亲手洒了这平日里他十分爱惜,叠放得整整齐齐的一沓画纸。

    萧远清的脸色似乎不太对劲,他好像是在强忍着什么痛苦一般,庄梦蝶忽然记起余舟晚跟她说过,千万不要和萧远清提起有关天璇皇宫的事,也不要提起萧远清的名字或者是他以往的旧事,因为每次一提起,萧远清便会发狂发疯。

    庄梦蝶以前对余舟晚的话深信不疑,自然是言听计从,从未和萧远清说过这些,而且,她也不想去刺激一个早已经失去的人,让他发狂发疯,让他痛苦。

    可如今看着洒落满地的庄以沫的画像,庄梦蝶突然惊觉,自己虽然从未提起,但今日不由自主画了庄非鱼的画像,也等同于提起了庄以沫,毕竟,庄非鱼那高贵清雅的模样,确实是有七、八分神似年轻时的庄以沫。

    所以,萧远清如今是受到了刺激,要发狂发疯了吗?庄梦蝶看着慢慢向自己靠近的,一脸痛苦的萧远清,心中不禁一阵揪痛,即便她和他不像别人一样父女情深,但他毕竟是她的父亲,是她在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了,尽管她之前恨过他,但他失去了记忆,每日过着这不见天日的生活,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惩罚了,她不想平白无故再去勾起他的痛苦。

    “你,你怎么了?”庄梦蝶走到萧远清的身旁,看着他一脸痛苦的样子,轻声地询问道。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这个她内心深处还不能彻底接受的父亲,只能尝试着安抚他此刻的情绪。

    “告诉我,我是谁?我到底是谁?”萧远清却突然一把抓住庄梦蝶的肩膀,冷厉的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问道。

    庄梦蝶被萧远清这突出其来地大力抓着她的肩膀吓了一跳,平日的萧远清,给人的感觉的都是温文尔雅的,而如今的他,给庄梦蝶的感觉竟是若是她给不出他想要的答案,他就会杀了她一般。

    就在庄梦蝶愣神的那一瞬间,萧远清又突然一把推开了庄梦蝶,蹲下身子一张一张地捡起洒落满地的画像来。

    一边捡一边自言自语道:“我是谁?你又是谁?我什么记不得你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庄梦蝶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告诉萧远清他是谁,一来她需要从萧远清这里解开自己的疑惑,这就必须要先想办法恢复萧远清的记忆。二来,她又不敢贸然选在这个时候告诉萧远清他是谁,生怕会刺激到他,万一他当真发疯发狂起来,闹出太大的动静,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余舟晚恐怕不会再让她有单独和萧远清相处的机会。

    想毕,庄梦蝶决定先稳住萧远清的情绪,等萧远清不再这么激动地时候,再慢慢地进行试探,同时,她也在想着下次再来的时候,是不是该在守在石门外的齐叔酒里下点迷药,或者是干脆先将他打晕?

    庄梦蝶一边思索着,一边蹲下身子,要帮萧远清把洒落满地的画像捡起来,毕竟若是哪天余舟晚心血来潮要来看萧远清,发现萧远清这些年来画像中的无面女子突然有了脸,而且还神似庄非鱼,不知道他会不会猜到些什么。22文学网

    余舟晚潜伏在允王身边究竟有多长时间庄梦蝶不知道,但身为得允王器重的义子,他肯定见过庄非鱼,甚至很有可能见过庄女皇庄以沫。

    “你别动她。”就在庄梦蝶想要捡起地上的画像时,突然遭到了萧远清的制止,萧远清冷厉的目光扫了庄梦蝶一脸,似乎带着十足的敌意。

    这十数日,庄梦蝶天天来给萧远清送饭,有时间的时候也陪着他坐着随意聊几句,萧远清平日待人很温和,和庄梦蝶熟悉了以后更是允许庄梦蝶翻看他的书籍,使用他的画纸,可如今,为何会因为这些画像又对她起了敌意?

    “我只是想帮你捡起来。”庄梦蝶当即住了手,淡淡地解释道。

    “我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看到庄梦蝶停下手,并这么解释,萧远清眼里的敌意消失了,原本冷厉的目光逐渐转为黯淡,轻轻地低语着,脸上难掩无奈和失望之色。

    她究竟是谁。

    萧远清的这句话并非是疑问,他也不需要庄梦蝶的答案。与其说他是在问庄梦蝶,或者是在问他自己,不如说他是在自言自语,排解内心深处的忧愁罢了。

    默默地捡着地上的画纸,萧远清从未想过庄梦蝶会接他的话,但许久之后,萧远清还是听到了从他身旁传来庄梦蝶的一声轻叹,而后便是她淡淡地声音:“她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她已经死了,以后你再也不需要逃,也不会再有人能伤害你了。”

    看着萧远清已经斑白的鬓发,尽管庄梦蝶从未开口叫过他一句“父亲”,但此刻看着萧远清孤寂,落寞,忧伤,清瘦的身影,庄梦蝶的心里还是下定了决心,不管萧远清还能不能恢复记忆,能不能认出她这个女儿,她都会好好保护他,不会再让他受到伤害。

    “死了,谁死了,你说谁死了?”原本有些失魂落魄的萧远清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着急地看向庄梦蝶追问道。

    看到萧远清这样,庄梦蝶轻轻拍了拍萧远清的手背,安慰道:“你放心吧,庄以沫她已经死了,以后,她再也不能逼你,不能伤害你了。”

    想到庄以沫临死前还是不肯放过萧远清,还是在自欺欺人地说萧远清爱的人是她,庄梦蝶不禁为萧远清感到难过,就是因为庄以沫的偏执,才让她口口声声说爱的人落得如此下场。

    庄梦蝶本以为自己的宽慰能让萧远清多少好受一些,但不曾想萧远清并没有因为她的宽慰而得以心情平复,反而是那张原本带着痛苦之色的脸上露出了让庄梦蝶害怕的疯狂的表情。
一梦浮生烬》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