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 > 第267章 我为王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67章 我为王

分享到:
关闭

二人情谊不可谓不厚,同举孝廉,同为郎官,第五伦被捕入五威司命,还是景丹组织人手为他喊冤。

  

  但时过境迁,景丹还是只肯叫第五伦“将军”,未以伯鱼相称。

  

  大军在栎(lì)阳城外驻扎,第五伦戎装在身,在亭舍中与景丹把酒言欢,只道:“孙卿,你我几年未见了?”

  

  景丹回忆道:“自天凤初六年,我去朔调郡做官,而将军辞去郎官时起,至今已经快五年了。”

  

  五年,已经不是“物是人非”能够形容,简直是百川沸腾,山冢崒崩,第五伦的身份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在常安难以立足的小孝廉,成了威震一方的诸侯。

  

  唯一不变是,他还是难以在常安立足。

  

  景丹变化也很大,过去他是文学掾,刀笔吏,偏文质,还有点微胖,但今时却好似被北国的寒风之刀削过似的,瘦了一整圈,整个人也英武了许多,腰间的刀亦不再是摆设。

  

  第五伦打趣:“上谷有五畜之利,孙卿莫非是少吃了肉?”

  

  景丹笑道:“塞北的风寒,我在那做官,每逢胡虏入寇,没少跨马击乌桓,退匈奴。”

  

  “而此番奉耿公之命归来,跋涉数千里,先从上谷到代郡,而后是雁门、西河、上郡,花了足足两个月,几乎要将半个并州都走遍。”

  

  他拍着大腿指给第五伦看:“看我这髀肉,都消了!”

  

  两个月,也就是四月中,恰逢第五伦西来关中的时候啊。

  

  “可惜孙卿迟来了半月。”

  

  第五伦道:”还记得你我为孝廉郎官时,目睹这朝廷种种荒唐不平事,亦曾扼腕叹息,却无能为力,可现在……”

  

  他手往上一抬,笑道:“再不用受这恶气,这腐朽的新室,已被我一举掀翻了!连王莽也赶走了!孙卿,痛不痛快?”

  

  景丹当然记得,那会二人交情好,什么话都说,尤其是对王莽种种吐槽,骂王莽不给他们这些基层官吏发足俸禄,又讥讽王莽反腐是只问狐狸,不问豺狼,几以禁奸,奸愈甚,欲以治贪,贪欲烈!果不其然。

  

  他甚至还预言:“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就不知道这新室的幸运,还能维持几年。”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最终给新室一击,让这个朝廷土崩瓦解的,居然是第五伦!

  

  看不出啊,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呢?第五伦在魏地做大尹,邀请景丹去做官时,他居然还拒绝了。

  

  眼下景丹只遗憾道:“我只从上谷带了骑从数十,沿途还耽搁了,未能帮上将军,真是终生之憾啊。”

  

  这次,景丹身为朔调副贰,是受其主公、朔调连率耿况之托,来关中看看情况,顺便帮小耿郎君将保护家眷,却遇上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大事变。

  

  第五伦又道:“孙卿,记得你我初见时,是在第五里,我家中族人兄弟阋墙,还叫你看了笑话。”

  

  “而此番你我复见,却是孙卿的家乡栎阳,你这次是衣锦还乡啊!”

  

  景丹看着自己沾满灰尘泥土的衣裳,哑然失笑:“将军说笑了,狼狈而来,何锦之有?”

  

  第五伦却道:“我听说汉武帝时,有会稽人朱买臣,素为乡里所轻,其妻羞之,与之离异而去。后来朱买臣得了汉武赏识,成了会稽太守,他来到会稽城外,仍旧穿着褐衣破裳,步行来到郡邸,小吏饮酒,对朱买臣不屑一顾,直到其同坐露出印绶,才愕然不已,官吏相推排陈,列于中庭拜谒,而征发百姓列道,县长吏送迎,前后车百余乘。”

  

  他示意下,朱弟捧着一枚二千石的银印青绶上前:“孙卿衣裳虽旧,和朱买臣一样,佩戴上师尉大尹的印绶,不就锦了?”

  

  第五伦记得,景丹虽然出身栎阳大姓,然而只是小宗,年轻时没少受欺压,单纯靠自己的努力,跑去邻郡举孝廉混出头。

  

  富贵还乡,锦衣日行,谁能够拒绝得了这诱惑呢?

  

  景丹避席推辞道:“我初来乍到,更何况,身份还是朔调副贰,是耿连率的下属。”

  

  第五伦大笑:“我与耿氏,何必分彼此?”

  

  “耿纯耿伯山,与我是亲家,约了儿女婚事。”

  

  “耿弇耿伯昭,在我麾下做事,立了大功,我让他当了京尉大尹。”

  

  所以他的小小势力里,一马一耿,确实占的比重太大了,第五伦得拼命发掘提拔些其余人啊,否则长此以往,绝非好事。

  

  但现在,他仍是毫无嫌隙地说道:“既然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这大尹,孙卿做得!”

  

  耿况大概是料到第五伦入京或有大事,特遣景丹来关中,是为了看看形势成败。先让景丹做自己的官,加上小耿兄弟四人,上谷郡也只能遥遥响应,和第五伦同在乱世里保持中立,倒也是一桩美事。

  

  第五伦又道:“孙卿可莫要忘记了,要论辞让,我才最擅长!切勿再辞!”

  

  这一说景丹也似想起来了,只道:“那敢问将军,是以何种身份?任命我做地方二千石?”

  

  第五伦道:“驱逐王莽的安民大将军。”

  

  景丹笑着摇头。

  

  “莫非不够?”

  

  景丹肃然:“若是这名号足够,为何出了京尉、列尉、上郡三地,关中各郡,会对将军的檄文反响寥寥?”

  

  第五伦哑然,遂笑道:“那以王的名义,够不够!?”

  

  景丹却先不答,只指着不远处的栎阳城道:“司马迁说,栎阳的地势是北却戎狄,东通三晋。”

  

  “秦末楚汉相争,项羽三分关中,栎阳曾作为司马欣之都城。”

  

  “后来,刘邦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夺取关中后,亦曾以栎阳为都。”

  

  “司马欣在此时是塞王,刘邦在此时是汉王。”

  

  “那将军呢,又是什么王?”

  

  第五伦有些不好意思,摇头道:“目前,暂且就是个假王,无冕之王。”

  

  景丹声音不由大了几分:“谬矣,大丈夫定诸侯,争天下,要做就做真王,做什么假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