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刺杀全世界 > 0131寒心

刺杀全世界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刺杀全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131寒心

分享到:
关闭

“马上带我去房子那看看,快!”候锐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呃……是,少尉。”小伙子被弄懵了,他迟疑的答应完,这才转头带着候锐往东面走去。

几分钟之后,小伙子就带着候锐来到了一个有院子的独栋房子门前,在门口就闻到一股烧烤味道的候锐就迫不及待的推门冲了进去。

只见在院子正中正点燃着火堆,几根粗大的木柴正在燃烧,而用几块石头拼起来的炉灶上摆着一张四四方方的铁丝网,而在那铁丝网上几大块肉正散发出候锐闻到的那股香气,而小羊和石头正围在火堆旁,用手上的匕首不停的给肉块翻面,两个小孩脸上都是幸福和急迫的表情。

院子另一头,朱迪正远远的站着,脸色铁青的她并没有参与小羊他们的烤肉大餐。

“小骆驼那?”候锐很清楚小羊和石头吃的是什么,对这两个孩子候锐已经放弃了,像他们这样从小被昆上士那个变态培养出来的,候锐不觉得自己能恢复他们已经严重扭曲的内心,他现在只想趁小骆驼加入娃娃兵的时间比较短,尽可能的挽救这个本性不坏的孩子。

“在那边!”朱迪的手指刚一指,候锐就已经一阵风的冲过了朱迪的身边,他快步跑进房子,匆匆转了一圈、等来到一个客厅时,恰好看见小骆驼骑在一具尸体上,细小的手臂上抓着一把匕首,不停的在尸体上切割。

“小骆驼!你在干什么?”混合了失望、恶心还有惋惜的候锐大叫了一声,于是当小骆驼闻声转过头时,候锐就看到了小骆驼那血淋淋的嘴巴……

“你究竟在干什么?”候锐还在奢望小骆驼能给他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

“少尉,我在吃掉他的心!这个敌人是我亲手打死的,昆上士和队长们教过我们,吃掉敌人的心就能吸收他的灵魂,让我变得更加强大和勇猛。少尉你要来一点吗?”

本身一点也没感觉到自己行为偏差的小骆驼很真诚的看着候锐回答,在他小小脑袋的理解中,自己愿意和候锐分享宝贵的战利品这已经是非常尊敬和大方的行为了,就跟候锐请他喝可乐一样的大方。

“……”一阵强烈的无力感让候锐几乎虚脱了,他不由的靠在了客厅的门框上;自己到底还是晚了一步,本性纯良的小骆驼也已经被娃娃兵同化了,全盘接受了昆上士那个变态给他们灌输的思想并且还付之了行动。

“来吧少尉,不要客气,我愿意和你分享。”举着剩下的半颗心脏,小骆驼直接朝候锐走了过来,这时他还没有察觉候锐的那副崩溃的表情。

当候锐看到小骆驼那双真诚的大眼睛,看着他努力踮起脚尖才能抵到自己眼前的那块肉时,候锐终于看到了那上面一排排细小的牙印,这下子候锐再没有任何的借口可以用来敷衍自己了;这一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小骆驼,他已经是一个习惯吃人的娃娃兵了。

从这一刻起,候锐在心底郑重的发誓;他不会再去干涉小骆驼的行为了,既然在这个活生生的地狱中小骆驼的举动才被视为正常,那无力改变现状的自己也就只能由他去了!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候锐再没有跟小骆驼说过一句话,而提莫中校的伤势也终于进一步的稳定了下来,当他可以被人抬着行动时,提莫中校就马上做出了全体返回联盟核心控制区的决定,因为在哪里他才能够接受到更加细致的医疗照顾。

所以,候锐再一次驾驶着阿拉克兰打头,换成另一位中士来指路,带领着长长的车队开始往南转移。

在这一路上变得沉默寡言的候锐几乎不合任何人说话,他不单单是在拒绝和小骆驼、小羊他们沟通,简直就像是把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只有在询问路线时才会和副驾驶上的联盟中士开口。

并不清楚候锐出了什么问题,但朱迪、小骆驼等人还是察觉到了候锐的异常表现,于是整个阿拉克兰的车厢中就变得非常的压抑、沉默。

不过很可惜的是,就算候锐不跟小骆驼他们说话、不和他们有眼神上的接触,但候锐在这一路上仍旧是没能转换心情。候锐原本以为靠近解放者联盟的核心控制区,那联盟士兵对平民的暴行总会多多少少的收敛几分,但遗憾的是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

这返回核心控制区的这一路上;

候锐看到了面无表情,亲手将咽气的孩子扔进万人坑的父亲。

看到了从下身穿进一根木棍、穿透整个身体,然后再从嘴巴中穿出来的女人。

看到了被扒下的整张人皮挂在树梢上随风飘荡。

看见了被割掉****的女人,绝望的摔死即将饿死的婴儿。

看到了骨头如柴的孩子被野狗群……

总之这是一条死亡之路,候锐这一路上最确定的感觉就是自己人性中的一部分也随之永远的死去了!

五天之后,车队终于返回了解放者联盟手中最大的城市基斯马尤,这里靠近朱巴河,拥有大片的冲积平原,曾经是索玛里最主要的粮食产区,不过当这里被联盟占据之后就很快衰退到了赤地千里的地步。

在身边中士的指引下,顺利通过城市外围检查站的阿拉克兰车队进入了城区西面的一座庞大军营,在这里候锐算是见到了解放者联盟的真正家底;

大队大队的成年兵与娃娃兵,破旧的t44坦克在失去动力后变成了固定的炮台,一挺挺防空机枪被安插在各处,而且候锐好像还隐约看到了直升机的机尾翼,就是不知道这些70年代的古老直升机还能不能再飞起来。

很快的,当阿拉克兰驶入车库,候锐也领着四个随从走出装甲车时,他恰恰看到提莫中校被人从越野车上抬下来,急匆匆的送进了一座医院里面。

在这之后的几天,根据联盟军官传递的消息显示;提莫中校因为伤口感染开始了断断续续的高烧。于是,这些归属于提莫中校的联盟军官就统统变成了无人看管的羊群,每天不是在穷凶极恶的寻欢作乐,就是大群大群的挤在医院中,打探着提莫中校的生死情况,这就使得整个兵营都陷入了一片停滞。

由于没人清楚提莫中校对候锐后续的安排,所以一个专门负责后勤的联盟军官再给候锐安排一个住处之后就离开了,接着候锐也就变成了中校手下无所事事的军官之一,每天不是在军营中喝酒,就是疯狂的和朱迪啪啪啪,现在心态颓废到极点的候锐也不担心艾滋病了。

又是一个下午,前一天喝到凌晨的候锐刚刚才爬起床,他木然的喝掉朱迪递过来的一杯骆驼奶,接着就晃晃悠悠的往军官俱乐部走去。

十几分钟后,候锐面前已经摆上了半瓶不知名的烈酒与一个脏兮兮的酒杯,而候锐也毫不在意的自斟自饮,在整个俱乐部中好像候锐这样的联盟军官少说也有1-20个,大家都没什么兴趣多看别人一眼,现在就是用酒麻醉自己的大好时机。

随着夜晚的到来,军官俱乐部中的人也是越聚越多,很快就连候锐这张桌子上都挤过来两个上士拼桌。

这会早已经喝得差不多的候锐死死的趴在桌子上,那两个后靠过来的上士小心的推了推候锐,等他们发现候锐已经不省人事之后,讲话这才开始渐渐的肆无忌惮起来。

“知道吗?提莫中校的高烧终于退了!”一个敞怀的上士小声的告诉同伴。

“什么?中校他总算是挺过来了,太好了,这下咱们不会担心被别的中校吞并了。”另一个还带着军帽的上士眼睛一亮的回答。

“是呀,这段时间我也很担心,咱们如果被分到其他中校的手下,上不上战场不说,最起码像现在这样悠闲的生活肯定是没有了,谁愿意过去呀!”

“嘿嘿嘿,你真正舍不得的还是你手下的那几个可爱的娃娃兵吧!”

“有什么舍不得的,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好了。”

“算了吧,我还是觉得女孩子比较可爱。”

“切,不识货的家伙。”

说到这两个人又连续喝了几杯,接下来他们干脆把候锐剩下的酒也拿了过去,倒进了自己的杯子中。

“我说伙计,这次咱们和联合国谈判究竟会拖延多久,而且谈判之后要怎么做?难道真的放下武器吗?”戴军帽的上士很快又挑起了另一个话题。

“怎么可能!将军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你相信我,这次谈判拖延个几年,然后咱们还是老样子,要继续和政府军打来打去。”敞怀的上士对这点仿佛很有把握。

“是呀!将军和中校们是不会放开手中的权利的,反正只有我们这些下级军官要上战场拼命,他们可不会担心咱们的死活!。”

“嘘!你小点声。”(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刺杀全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