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刺杀全世界 > 0201请君入瓮

刺杀全世界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刺杀全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201请君入瓮

分享到:
关闭

“马三这个王八蛋,中午是不是又灌多马尿了,这怎么把车都开到沟里面去了?”

“也不一定是马三的事,你看看这道,上面全都是冰碴子,一踩上都刺溜刺溜的滑,车轮打滑也是有可能的。”

“我说你装什么明白了,快点打电话报警吧!先把咱们这帮人送到镇上去再说,站在这里时间长了,都他女马的冻成冰棍了。”

“对对对,打电话打电话。”

……

就在这些乘客们慌慌张张的报警或者是给家人报平安时,候锐却看着结满冰霜的地面陷入了沉思,很快的候锐就隐约的产生了一个因地制宜的处置方案!

在接下来的30分钟里面,在场的所有人都在零下20多度的气温中冻的不停小跑、跺脚、拼命的搓手搓耳朵时,终于从吉祥镇方向赶来了一辆警察、一辆吊车和另外一辆客运中巴,于是在交警维持秩序、吊车努力将深沟中的车祸中巴车弄出来时,候锐这些乘客就先一步坐车返回了镇上。

等这一大帮轻伤员在吉祥镇客运站下车之后,绝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直接回家,只有几个岁数比较大的阿姨在不停的叫嚷,围着客运站的工作人员不放,七嘴八舌的声称要追讨赔偿,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没去理会这些贪婪的人,候锐他选择和前来转运乘客的中巴司机一起,将受伤晕倒的司机马三送到了吉祥镇的诊所当中。等镇上诊所中的医生护士都忙着给马三诊断时,候锐却信步走到了诊所走廊上的公示牌跟前,看着那上面诊所全部医护人员的信息和资料;

“陈凯翔,现年43岁,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本院儿科主任医师……”候锐看着公示牌上的信息,同时还小声的念了出来,正当候锐牢牢的记住任务目标的那张脸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却缓缓来到了候锐的身边。

“小伙子,你的手臂受伤了!”医生指着候锐的左手说道。而候锐低头一看,这他才注意到自己左手手腕位置的羽绒服被划出了一个大口子,有几滴血沾染在了羽绒服里面的棉絮上,显得是非常的刺眼。

“没事,可能是从车窗中爬出来时,划破了点皮。”候锐满不在乎的回答,但是当他抬头去看那个好心提醒自己的医生时,候锐这才发现站在他面前的就是陈凯翔。

望着那张脸,一瞬间候锐几乎就要把后腰上的匕首给抽出来了,不过当候锐忽然间想到这次任务的特殊要求之后,他这才放松了精神,开始表情平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目标。

“这么说你也坐上了那辆出车祸的中巴?”陈凯翔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候锐说的话。

“是呀!我这运气真是不好,刚刚才给吓了个半死。”候锐这也算是实话实说。

“呵呵,人没事就好,别忘了回去给伤口擦点红药水。”说完,陈凯翔就冲着候锐笑了笑,接着他就沿着楼梯返回了诊所的二楼。

在目送任务目标离开之后,候锐也就离开了诊所,但是他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诊所门口观察了起来,他先看了看诊所对面的环境,接着有自己的看了看停着6-7辆自行车的简易车棚,跟着候锐这才钻进了诊所对面的一家玩吧,随便开了台正对着门口的机器,随便点开一部电影就坐下来观看,不过候锐真正的目的却是在观察对面镇诊所的情况。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五点半,当大多数诊所的医务人员都开始陆续的下班离开时,候锐却没有看到陈凯翔走出来,接着候锐回忆了一下贴在诊所走廊上的科室分布图,马上就回忆起来陈凯翔的儿科诊室是在203室。

接着候锐就很自然的往诊所二楼上一看,马上就看到了203室还在亮着灯。接下来候锐又多等了一会,但是那盏灯还是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于是候锐他就大胆的推测;今天晚上很有可能是陈凯翔在诊所中值夜班!一般情况下虽说儿童医生是不需要值夜班的,但是在吉祥镇这样的小地方,很可能医生轮值就没有那么讲究了。

稍稍考虑了一下,候锐也很快离开了网吧,他再一次跑到诊所的门前车棚确认,果然就看到了一辆没有被骑走的自行车,这么一来候锐他就找到一个背风的角落,拿出手机给猿人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我。”候锐有点着急的叫道。

“野狗兄,你不会这么迅速就完成任务了吧?”电话中猿人大惊小怪的说道。

“不是,我打电话是因为别的事情。”这会候锐可没有心思和猿人废话。

“怎么?你遇到麻烦了?”猿人的反应也很快。

“就算是吧,我需要你提供给我任务目标的家庭地址和家庭成员的信息,这个应该是你最拿手的工作了。”

“ok,我去户籍系统里转一圈,一会把资料发给你。”说着电话另一头的猿人就准备撂电话了,但候锐却及时的制止了他:“猿人,孔雀王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有点眉目了,等你回来时应该就有好消息了。”

“ok,那我尽快赶回去。”说完候锐这才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之后,一份关于陈凯翔的详尽信息就发送到了候锐的手机上,在这份猿人提供的信息中,打头的就是陈凯翔的身份证号码,接着还有他的家庭住址,妻子、儿子的一系列身份信息,兴趣爱好、亲属姓名、社会关系等等,当候锐大略的看完这些资料之后,候锐他就立刻跑去逛镇上的街道,很快就给自己弄来了一辆自行车。

等候锐又买好厚手套之后,他就骑上自行车掉头前进、很快就转上了吉祥镇旁边的102国道,速度适中的往5公里之外的榆树村前进,在哪里就是陈凯翔的家。

晚上十点,气温已经降低到了零下三十度,这让站在一栋四层居民楼楼洞中的候锐感觉是非常的寒冷,虽然候锐本身也是北方人,但是好像这样在隆冬时节、在室外持续呆上整整一天还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过为了尽量减少自己在榆树村中的目击者,候锐也不能随便找个温暖的地方呆着,他就只能是藏在这四面漏风的楼洞中。

在这几个小时里面,候锐是亲眼看着陈凯翔的妻子、儿子下班回到了家,看着她们做饭吃饭看电视,一直监视到四楼那两个窗户都熄灭了灯光,陈凯翔的家人都开始休息才算是结束。

等候锐用力的跺了跺脚,让几乎麻木的双脚感觉到一丝血液的流动之后,候锐终于开始行动了,他先是悄悄的溜进了陈凯翔所在的居民楼,然后他就找到了走廊中的配线盒,先切断了陈凯翔的座机电话。

接着,候锐又来到了陈凯翔的家门口,他悄悄的将手机信号干扰器打开,并将范围调整到最小之后,这才把干扰器放在了陈凯翔的家门口,然后候锐就下楼来到了小区的院子中,先在脑子中预演了一遍对话,跟着就拨打了陈凯翔的手机。

在这漆黑寒冷的夜晚中,候锐听着手机中传来的一声声振铃,终于对方接听了电话:“喂,哪位?”

“是陈大夫吗?”候锐微微捏着嗓子,装出一副紧急的感觉叫道。

“我是,你哪位?”

“陈大夫不好了,我是你家三楼的邻居,你家好像漏煤气了,我报警之后警察过来怎么砸你家门,你爱人都不开门,你快点回来看看吧!”候锐连珠炮一样的说道,他这样快语速的诉说,为的就是不让陈凯翔有更多的反应时间。

“什么?我家漏煤气了?”电话那头的陈凯翔显然是大吃一惊的惊慌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拔高了好几个分贝。

“对对对,你赶快回来吧!警察正准备破门那!”说完这句候锐就马上挂断了电话,然后他最后又看了一眼陈凯翔家里的窗户,再次确定在晚上十点多整栋楼都已经是漆黑一片后,应该不会有人出来横生枝节后,候锐这才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小区。

当候锐骑上自己偷来的自行车,开始沿着102国道十分缓慢的离开榆树村,前往吉祥镇时,身在吉祥镇诊所里面的陈凯翔正在疯了一样的往家里打电话,不过他连续打了十多分钟,可无论是陈凯翔打家里的座机还是妻子、儿子的手机统统是无法接听,这就彻底让陈凯翔乱了方寸。

很快的,陈凯翔他干脆就脱下了白大褂,抓起羽绒服就冲出诊所,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就直奔家中赶去,按道理5公里左右的距离,有个十来分钟陈凯翔就能赶到家了,所以他在通讯失连的状态下,宁可选择回去看一看。

不过当骑车的陈凯翔刚刚拐上102国道时,候锐就已经迎面靠了过来,结果就是在这一片冰天雪地的深夜公路上,这两个人是越来越近。(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刺杀全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