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刺杀全世界 > 0202制造车祸

刺杀全世界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刺杀全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202制造车祸

分享到:
关闭

虽然102号公路号称是国道,但其实这不过是双向单车道的一条普通高速公路,在这条公路的两边,仅仅留有一米宽的自行车道,好像这样的路况在北方地区是非常常见的,所以当冬天路面上霜结冰时,几乎所有会骑自行车上这样的公路的人,他们都会下意识的往车道内侧靠一靠,这样一是能远离公路边的深沟,二是在自行车车轮打滑或者遇到路面冰包时可以留有更多的反应时间。

此刻正在102号国道上飞驰的陈凯翔就有这个习惯,所以他就在102过道偏内侧的位置迅速的骑行,而正在迎面接近的候锐却完全没有这种表现,他是紧贴着公路的道牙子在不紧不慢的骑车。

“呼呼呼……”时不时的,一辆辆载重汽车就在102国道上呼啸而过,在这条运输主干道的公路上,一旦入夜,这些载重20吨、25吨的大车就完全不控制速度了,当这些车子掠过候锐的身边时,每每都会产生一股劲风。

眼看着对面的陈凯翔距离自己只有5-60米了,候锐这才最后又环视了一遍周围的情况,等他确认没有任何的目击者,就连国道上都暂时没有货车经过之后,他才猛蹬几脚,朝着陈凯翔加速就迎了上去。

当两人交错的瞬间,因为候锐身边就是路边的深沟,完全没有再进行避让的余地,所以陈凯翔也就没有多想,他自己将车把往旁边一扭,让自行车再次往公路内侧靠了靠,在陈凯翔的理解中,反正这会102国道上也没有汽车,最多自己在让过这辆对行的自行车之后,自己在靠回路边也就是了。

可惜在接下来的瞬间,当这两个人真正的擦肩而过时,候锐却猛地一推陈凯翔的肩膀,令他连人带车的狠狠摔在了102国道的路面上。

“刺溜……啪叽,咣里咣当……”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陈凯翔,他这一跤摔得很惨,根本就是变成了倒地葫芦、翻滚个不停,而他骑着的那台自行车更是在冰雪路面上滑出去老远,一直撞到102国道的隔栏这才停了下来。

“啊呀!我的脚。”过了半响,摔惨的陈凯翔这才挣扎着坐了起来,在哪捂着自己的脚踝在不停的叫痛。

而在一把推翻陈凯翔之后,候锐又往前骑了2-30米这才停下了车子,接着候锐就拄着自行车,扭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凯翔。

“你他女马的瞎了吗?没看见我这个大个人呀!你撞到我了知不知道?赶快的,我还有急事要赶回家,你快点过来拉我一把。”此刻还坐在地上的陈凯翔还不清楚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了,他只是把自己摔得这一跤当成了一般的骑车碰撞事故,于是就在哪不停的催促候锐帮忙。

“……”沉默的候锐没有动弹,他只是安静的看着陈凯翔、看着陈凯翔身后一组不断靠近的车灯。

“喂!你……啊!”陈凯翔还准备还叫一叫候锐,但是突然间他就听到了卡车的发动机声,等陈凯翔扭过头往身后看时,一辆载重20吨的大卡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于是绝望的陈凯翔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可惜他的惨叫声是于事无补,远处奔来的那辆重型大卡车却完全没有减速的迹象,一下就碾过了陈凯翔坐在路中央的身体,距离撞击点只有20米的候锐甚至都听见了那车轮碾过人体时,血液被猛地挤出血管的声音。

“噗呲……”跟着在那辆大卡车有掠过候锐的身边时,一股血腥味的风就吹拂在了候锐的脸上,钻进了候锐的鼻子中。

本身车速就快,然后自身重量又大,所以这辆大挂车在碾到人之后也没有多大的感觉,估计车身也就是浅浅的往上窜了一下,震动了几声,可能这在大挂车司机的理解中也就和碾过一个路面上的普通冰包没有任何的区别。

但是等这辆大挂车开远之后,站在不远处观看的候锐他忽然听见了陈凯翔那微弱的求救声:“救命,救命。”

“……”面无表情的候锐只是在安静的看着路面上陈凯翔瘫倒的身体,看着他满是血迹而导致的模模糊糊的脸,看着他用一只手不停的在冰雪路面上挠出一道道的抓痕,脚下却丝毫没有要移动过去的意思。

“救命,求求你救,救救我。”被卡车碾压的陈凯翔,他的声音已经很微弱了,可却依然在不停的朝候锐求救,紧接着102国道上又连续急行过来几辆大卡车。

“咔嚓、咔嚓、咔嚓!”

又是连续三次碾压之后,陈凯翔已经咽气了,就连他的尸体连续被数十吨重的卡车碾压之下,都已经是严重的发生了变形,成为了紧贴在路面上的一团。

这时,亲眼见证完这一幕的候锐才重新骑上车,他又连夜返回了榆树村,取走了陈凯翔家门口的手机信号干扰器,重新接上了他家的座机电话线,然后候锐才连夜返回了吉祥镇。

候锐在返回吉祥镇的途中,他不可避免的又一次看见了陈凯翔的尸体,只不过在这一个多小时里面,在车流繁忙的102国道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辆汽车碾压过陈凯翔的尸体了,他的身体都已经被碾压的呈现出了一种扁平的状态,紧紧的贴在了结冰的路面上,再也辨认不出来曾经是一个人了!

这一夜剩下的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等第二天一早,住在吉祥镇一个小旅店中的候锐起床,并乘坐上最早一班的中巴车返回丹东时,他乘坐的车子却在102国道上拥堵了起来,单向排成大排的车队在交警的指挥下缓缓前行,当这辆中巴车经过一处车祸事故的现场时,坐在临窗位置的候锐就马上看到;

一个年轻的交警正趴在102国道的隔栏处不停的呕吐,旁边几个人正用力拖着一对母子,不让她们在继续往前靠近,而在这些人的正前方2-30米处,两个交警正咬着牙,使用大板锹奋力将陈凯翔已经冻在路面上的血肉和尸骨给铲起来,接着在放到一旁的大洗衣盆中……

“我曹!这是谁呀?死的这么惨,这上辈子的造多少孽呀!”

“呕、呕、呕!不行了,我看的都要吐了!”

“哇!”

“司机停车,我媳妇吐了,快点停车。”

“停什么停,赶快开,开过去这段再说,女马的,老子这段时间都不想吃肉了……呕!说说都恶心!”

……

在中巴的车厢中有人感慨、有人吐,更有人在不停的催促司机加速好离开这番恐怖的场景,但是安静的坐在后排上的候锐他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在经历了解放者联盟的纯粹黑暗之后,在经历了周星的变态疯狂之后,在经历了木魔的折磨杀戮之后,候锐自己都不否认,他的心已经变得冰冷了!现在的候锐除了心底对山海经还存有几分淡淡的挂念,对程琳还有一份愧疚之外,这世界上的其他人对他而言,都已经不具有什么意义了!

很快的,逃一般的中巴车就返回了丹东市区,当候锐重新走进那个旅馆的顶层房间时,仿佛都没有动弹一下的猿人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只见这时在猿人的面前并排放着三部笔记本电脑,而挂着巨大黑眼圈的猿人更是不停的在这三部笔记本电脑上来回敲打,将一组组的代码输送到网路中某个不知名的系统当中去。

默默看着猿人工作了一会,候锐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忙的怎么样了?”

“啊!野狗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听见你敲门?”全神贯注的猿人这才突然间发现了候锐,于是立刻就惊讶的大叫了起来。

“……”有点无语的候锐干脆就忽略了这个问题,他将自己身上的羽绒服一脱,随手扔在了自己的床铺上,然后才对着猿人说道:“庸医任务我已经完成了,目标现在被车子碾成了肉酱,这应该可以满足要求了吧!”

“哈哈哈,野狗兄出马就是可靠,不到30个小时就完成了任务,我已经在交警的内部频道中听到了全部细节,野狗兄你居然能想到这个办法,真牛,真是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猿人对着候锐就竖起了大拇指。

“少废话,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承诺,那你找到孔雀王了吗?”候锐并不关心猿人的恭维,他只关心孔雀王的事情。

听候锐他说起这个,原本笑呵呵的猿人马上就隐去了笑容,跟着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嘴巴更是抿的紧紧的,表现出一副严肃而紧张的模样。

看到猿人的这个表情,候锐的心也马上沉了下去,紧接着一股无名的愤怒就冲上了候锐的头顶,令他语气很不客气的说道:“猿人,你别跟我说事情还是没有进展,你别忘了我在出发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刺杀全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