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刺杀全世界 > 0003集装箱货轮

刺杀全世界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刺杀全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003集装箱货轮

分享到:
关闭

当候锐和时髦中年人谈话时,红帽子男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他眼见着自己哥哥的喉咙间冒出一串的血气泡,然后整个人就彻底不动了。

无限的愤恨让红帽子男几乎不顾一切的要把手枪再次举起,对着候锐和时髦中年人开枪,不过关键时刻有关时髦中年人那一系列恐怖的传闻,最终还是打散了红帽子男的全部勇气,他就这样僵硬的、死静的站着,隐忍的将全部的恨集中在双眼中,死盯着候锐的脸与时髦中年人的后背。

等时髦中年人和候锐说完话,接着才慢悠悠的说道:“把尸体扛走,还好咱们准备的土坑够大。”

得到指示的红帽子男几步跨到了面包车车门位置,他好像毒蛇一般死盯着候锐,并且动手将哥哥脖子上的伤口用他自己的帽子按住,捡起落在车厢中的手枪别在腰间,接着才将哥哥的尸体扛在了自己肩膀上,最后则是继续死盯着候锐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

同样不甘示弱的候锐也一样恶狠狠的瞪了回去,虽说没什么实际的意义,不过在气势上候锐也不愿意输给这个家伙。

站在一边的时髦中年人好像很享受眼前的这一幕,他等红帽子男走远,这才对着候锐说道:“野狗,拿一个白桶,一起来涨涨见识吧!”

全身酸软的候锐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执行时髦中年人的命令时,时髦中年人已经笑眯眯的补充了一句:“没有用的人,当然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听到这候锐只好咬牙从面包车后厢上爬了下来,摇摇晃晃的抱起一个白塑料桶,朝着红帽子男消失的方向挪去。其实这会,候锐已经悄悄藏起了那只立大功的钢笔,随时准备再找机会干掉时髦中年人和红帽子。

等候锐也走出去十来米远,时髦中年人这才动手关上了车门,并且还掏出一块手绢将候锐吐到一边的那块皮肉也捡了起来,接着静立了几秒,然后才朝红帽子与候锐的方向走去。

距离面包车大约200米外的一个小丘后面,候锐终于看到了先行一步的红帽子男,他正将自己哥哥的尸体投入一个大约一米多深的土坑中。

候锐一言不发的靠了上去,并且还装作不经意的挪到了红帽子男的身后位置。

“记住了,我叫丁野。”红帽子男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管你叫什么!”候锐没好气的回答,他正从后面盯着红帽子男的脖子,考虑现在动手能不能一下戳翻他,如果行动顺利那再解决时髦中年人都能得救了。

“记住了,我一定会亲手弄死你,用你想象不到的痛苦方式。”红帽子男或者说丁野猛地一回头,吓得候锐一激灵差点坐到地上。

丁野两步来到了候锐面前,居高临下的瞪着他,接着一把夺过了候锐手上的白塑料桶。接着返身回到了土坑旁,动手将塑料桶中一种刺鼻的液体浇在了两具尸体上面。

不甘示弱的候锐努力再三终于站稳了脚跟,等他也来到土坑旁边时,时髦中年人也赶到了,三个人就安静的站在坑边看着。借助天空中淡淡的月光,候锐看到土坑中的尸体被浇上那不知名的液体后,马上开始冒出一片片的白色气泡,就好像是开始急速分解一样。

这时丁野开始动手脱衣服了,上衣、裤子、鞋袜,三两下丁野就把自己扒了个一干二净。同时,时髦中年人也对着候锐命令道:“你也脱吧,不想被抓到就脱得彻底一点。”

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候锐也只能是豁出去了,他学着丁野的样子把自己扒光,衣物鞋袜统统扔进了土坑,连藏起来的唯一的武器,万宝龙钢笔也不得不卷在裤子中扔了下去。就这样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两具尸体已经被腐灼的面目全非,那些衣服更是变得坑坑点点,好像破抹布片一样。

这时丁野才从一边捡起一把铁锹开始往坑中填土。很快土坑消失了,而时髦中年人也率先往面包车那边走去。不大一会,光溜溜的丁野已经换上了备用衣服,而候锐也穿上了原本应该属于黑帽子男的那一身。

当熟悉的高楼与路灯再次出现在视野中,候锐却好像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一般,再看到任何熟悉事物的感觉却都变得不一样了。

“接下来要我干什么?”候锐有点忐忑的问,他其实是害怕时髦中年人会改变主意,把自己和金姗姗干掉灭口。

“接下来?接下来就祝你好运了,野狗!”时髦中年人说完一转头,闪电一般的伸出一只手,一把扣住了候锐的脖子,大拇指更是准确无比的顶在候锐脖子上某一根血管上,一丁点反应的机会都没给他。

突然遇袭的候锐刚冒出反抗的念头,不过还来不及行动,他的脑袋就开始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身体开始变得迟钝与麻木就连往后挣扎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2-3秒钟之后,失去知觉的候锐已经倒在了车厢中……

接下来候锐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和金姗姗终于走到了一起,并且开始了幸福的生活,就在他们两个人白发苍苍的迎接外孙降生时,这个美梦却戈然而止。

恢复意识的候锐眼前只有一盏光线灰暗的小灯,一米范围外就干脆什么都看不清了,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耳边哗哗的水声,另外还有好像山洞中一样沉闷的空气。

候锐简单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并没有被绑住,于是他慢悠悠的站起来,尝试着去摸索墙壁。但他摸到的只是一片布满棱角的金属壁。简单想了想候锐又用指关节敲了敲金属壁,结果听到了敲击薄铁皮的声响。

花了半分钟、绕着这个狭小的空间转了一圈,候锐已经知道自己身在哪里了,他现在肯定是被关在了一个货运集装箱当中。并且有很大可能正在某一条江河的某一条船上面。

正当候锐准备好好想一想自己下一步的行动时,集装箱外面忽然传来了开锁声,紧跟着一道透入集装箱的阳光,一个半截黑塔般的黑人大汉拉开门走了进来。

候锐估计这黑人大哥最少有1米9、两米的个头,裸露出来的手臂都快赶上候锐大腿的粗细了,整个人光是站在那都不用做什么表情动作,就能给候锐带来一股凝重的压迫感。

“跟我来。”黑人简单急促的说道。

“去哪?”等候锐反应过来,对方讲的英译这才结结巴巴的是问道。

黑人大汉干脆就不搭理候锐,扭头就离开了集装箱。没办法的候锐只得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离开集装箱的一瞬间,温暖的阳光、略带咸味的微风还有隐约的机械运转声扑面而来,候锐左右望了望,这下彻底确定自己是在一艘集装箱货轮上,并且还已经远离了陆地,因为附近唯一的景物就是接天蔽日的大海。

在前面领路的黑人大汉步伐很大,他很快就穿过了堆放大量集装箱的甲板,找到一个舱门就钻进了船体内。跟在后面的候锐一路上也看到几个外籍船员的身影,不过这些船员都当候锐是空气一样不理不睬,在这陌生的环境下候锐也没其他办法,只好硬起头皮跟着黑人大汉钻进了船舱。

两个人左拐右绕了一会,终于来到了一个宽大舱室,在这个舱室中大约有3-40个年轻人,他们绝大多数都默默的吃东西。

把候锐领到地头之后,黑人大汉就自顾自的坐到了一边。候锐一看黑人大汉所在的那桌已经坐满自己也挤不进去,就只好走到一个角落位置,一边悄悄坐下一边开始用心的打量舱室中的人群。

这群人里面男有女,黄黑白什么肤色都有,年龄大都在18-9至25-6之间,一个个都是身形健壮、目光锐利,并且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保持着警戒状态,警惕着防备着周围的一切。

舱房中没有人交谈,大家都沉默的吃着东西,偶尔间视线相交也是不相示弱的对视后再分开继续观察,总之是一种说不出的沉闷压抑,仿佛有任何声响都会引起一场疯狂的大火拼一般。

等待了好一会,在确认没有人专门注意自己后,候锐绷紧的精神终于放松了几分,他壮起胆子,主要也是因为饿得厉害,起身慢慢挪到了舱室一侧的取餐口,正预备和取餐口的那个小胖子白人说点什么,领一份食物时。对方却已经黑着脸将一盘盛有炖豆子、面包和牛奶的餐盘仍在了候锐的面前。

当候锐准备息事宁人的拿走餐盘时,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候锐的耳边响起:“我来了。”

丁野!

这个名字仿佛闪电一样划过候锐的脑海,耳边那充满愤恨的声音让候锐瞬间记起了这个家伙,这个和自己有杀兄之仇的家伙。

几乎是本能反应候锐忽的一下转过身,握紧双拳盯着那个距离自己仅仅半米,悄无声息就靠过来的家伙。

“你想怎么样?”候锐一边问一边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就好像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就能获得更多安全感一样。

“我说过,我会让你死的无比痛苦。”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刺杀全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iz9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